Home 专家文章

陶冬:非农又现疲态|油价再创新高

发表于 2021-10-10    来源于:陶冬

上周市场消息特别多。OPEC+拒绝了增产建议,石油价格大幅上升;天然气价格暴涨之后,出现剧烈回调;美国国会延长财政天花板至123日,国债市场庆幸,但整周不敌通胀阴影辗转下挫;岸田文雄公布内阁名单,日经指数却不给面子;非农就业增加远远弱国预期,美股顺势调整,不过全周S&P500还是升的。美元指数上周微跌,黄金也见下挫,比特币明显上扬。除此之外,G20国家财长同意推出全球最低企业税,130国家签署文件。中美高层外交官在苏黎世会面,两国关系出现缓和迹象。新西兰七年来首次加息。

 

九月非农就业人数增长只有194K,远远低过市场预计的500K和上月的364K,连续第二个月大幅低过分析员预期中位数,而今年以来平均每月增加560K。美国的就业增长明显放缓,现在比起疫情前水平还有大约五百万份就业未能恢复。有趣的是失业率却进一步下降到4.8%,而且是从5.2%直接降到4.8%,工人时薪也继续猛烈攀升。

 

这个背后的故事是低端工人不愿意出来工作。大厦清洁、家庭通水渠、超市保安、割草工人、餐厅服务员和货车司机,都请不够人。因为政府给出的疫情救援补贴,是最低工资的一倍,所以不少低端工人都情愿在家歇着。美国一方面就业复苏严重放缓,另一方面却请不到人,这是政府干预造成的就业市场价格讯号失灵。

 

这组数字对于联储来讲,的确有点纠结。鲍威尔明言,下一个政策收紧的时机与就业情况挂钩。笔者认为尽管就业放缓,联储仍会实施退出的,经济数据的影响在于收水的力度,而不在于收水这个方向。目前的就业数字比起几个月前的确有所放慢,但是对于决策者来说仍然足够好,足够好到可以启动政策转身。假定十月份的就业数据不是特别差,笔者仍然预测FOMC在十一月会议上正式宣布减少购债额度,十二月开始执行。

 

美国国债近期一直被抛售,十年期国债利率上行突破了1.6%。九月初的时候,十年期国债利率在1.3%水平,一个多月的时间上升如此之多,反映出市场对通货膨胀的担心。自从鲍威尔的Jackson Hole讲话之后,市场就开始准备联储的收水活动,利率全线上扬。笔者认为利率升到1.6%问题不大,如果升过1.8%,股市就会有反应了。实体经济的资金成本、市场资金的杠杆比率都会受到冲击。

 

第四季度市场有几大不确定因素,其中一个是美债利率,背后其实是通胀是不是暂时现象之争,值得特别关注。从目前美国国会的情况看,拜登政府的财政赤字规模,恐怕比他四月份时候公布的计划必须大幅缩水,就像基建计划从3万亿美元,缩水到1.2万亿那样。这样联储为政府财政背书的压力可能小一点,联储也有空间对2020年那轮疫情QE作出调整。看点在联储怎么管理市场预期了。

 

美国WTI原油价格上周五冲上了每桶八十美元,这是2014年以来的高位。在过去一年天然气、石油和煤炭的价格出现了连环飙升。这三种能源背后的供求关系各有各的逻辑,价格上涨幅度也不同,不过其核心特质是能源,彼此之间有替补性,因此涨价关联度比较强,最近价格一起涨得比较猛。

 

这一波能源涨价有几个大的原因,如经济重启、游资炒作等,不过笔者看来最大的原因是各国一齐转向清洁能源,大力淘汰或限制煤炭发电、核能发电,希望用风电、光电等清洁能源加以取代。这种政策思路是好的,也应该是长远方向,但是这些替代能源发电能力波动很大,储能的基础设施又跟不上,令能源供应出现很大的缺口。比如德国一口气关掉了核电站和煤矿,但是寄以厚望的风电却无法担大任。不得已要大量增加天然气发电、取暖。挪威增加了对欧盟的供气量,不过如果俄罗斯不配合,欧洲今年的冬天会很难过。最近美国也出现了大面积停电,中国也拉闸限电,一场全球性能源危机似乎正在开启。

 

这场能源价格上涨,肯定对通货膨胀有重大冲击,也可能影响货币政策走势。美国已经连续三个月CPI5%以上了,政策目标是3%。德国的CPI创出29年新高,这些也在德国、美国债市反映出来,市场在建立更高的通胀预期。能源价格上涨,波及面更广,乘数效应更大,和供应链瓶颈所带来的物价上涨性质不同,未必是一时性的。

 

本周焦点在两组数字,美国通货膨胀和核心CPI,预计环比分别增加5.4%4.1%,较上期继续加速上升。中国的社会融资与银行贷款也值得重视。另外联储公开市场委员会九月份会议纪要,可以一窥决策者对通胀前景的看法以及对QE减码的立场。

 

本周记阐述作者对经济、政策与市场的理解、认识,为个人观点,并非投资建议或劝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