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通胀升温易扩散|岸田新策难作为

发表于 2021-10-17    来源于:陶冬

布伦特原油价格逼近每桶85美元,WTI突破82美元,国际能源市场再次上演油煤气轮番上涨局面,全球能源危机一触即发。美国通货膨胀持续高企,并向食品、租金领域蔓延。联储公布九月份FOMC会议纪要,政策转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而,美国股市却涨了,并且走出三个月来最佳的单周表现,带动全球股市向好。美股的底气来自企业亮丽的盈利,华尔街投行纷纷报出华丽的资本市场盈利,为焦虑的市场打下一剂强心针。债市先升后跌,联储会议纪要显示联储非常接近调整货币政策了。连同美债,美元指数也是先升后跌,一度升穿94.5,但是全周却是贬值的。

 

美国在内的几个国家宣布在不久的将来开放跨国旅行,市场预计需求上升,加之全球范围内库存较低,抢购风盛,原油价格大涨,煤炭价格也大涨。黄金价格却显得憔悴,并没有受惠到风险资产价格轮番上涨。德国以社民党为首组成新的执政联盟,肖尔茨预料成为下一届总理。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选举。历史上第一个比特币ETF正在提交审批。中国发改委强调要纠正一刀切式停产限产,燃煤发电上网价上浮范围扩大到20%

 

美国九月通货膨胀上涨5.4%,高过市场预期,也高过上个月水平,创下了十三年新高。核心通胀为4.0%,和市场预期以及上月水平持平,不过持续高过联储2%的平均政策目标。能源、食品、房租成为拉动通货膨胀的三大动力,其中食品和房租近期大幅上涨,取代了上半年二手车等通胀因素。 租金在九月上涨了3.2%,接近本周期的顶峰,并有重新加速的迹象。美国的房价、租金双双涨起来,一定与联储的货币政策有关,正如弗里德曼所说,“所有的价格问题都是货币现象”。

 

食品价格是一个新的问题,买回家的食品价格 Home Food Price Index)上涨了4.5%,餐厅价格则涨了4.7%。这倒不是突然间食品短缺了,而是货车司机不见了,超市工人招不到人,餐厅招不到人。拜登政府给出的救济福利太好了,所以低端工人宁可留在家里享清福。低端不仅超市,酒店、餐饮都面临招工难的问题,直接推高服务业成本。今年工资几乎每个月起码要上升1%才勉强可以找到人。还有能源价格,九月份环比上升近25%!美国应该是几个工业大国中最不缺油的,但是第一不加工资招不到人,留不住人,据测算每桶石油人的成本直接增加5美元,第二是全世界都在抢石油,抢天然气,拉高全世界的能源价格,美国也受冲击。据美国政府的预测,今年冬季每个家庭取暖成本会增加30-50%

 

美国的通货膨胀越来越不像过渡性的了,能源、食品、租金、工资连环互动,物价上涨呈结构性的变化。尽管美国经济和就业增长都在放缓,市场预期联储今年内作出政策调整的概率超过90%,甚至有分析员认为在十一月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上,决策者会一次过宣布和直接执行减少购债计划。笔者预计联储十一月正式宣布减少购债,十二月实施。最近期货市场价格显示,交易员预期联储明年九月开始第一次加息。

 

岸田文雄正式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之后,日本股市连跌几天,很不给面子,因为他要增税,向资本所得伸手,最后岸田不得不暂时放弃这个打算。岸田普遍被认为是一个弱势领导人,缺乏主见和个性,而且他与前首相安倍晋三渊源很深,党总裁选举也是靠安倍在背后运筹帷幄才成功的,所以被评论员看作萧规曹随的领导人。

 

不料他一坐稳首相位子,便提出“新资本主义”经济政策理念,直接和安倍的安倍经济学唱对台戏,和过去十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理念唱对台戏。安倍经济学的核心是,市场效率、超量印钱、企业管治改革、资本市场友好。岸田则反过来,说不能仅仅靠市场和资本市场,这样只帮到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并没有因此受惠,解决分配不均和社会撕裂问题很重要,同时也要照顾到中小企业的利益。他提出要增加中产阶层的收入,提供生育、教育和居住津贴,增加中小企业员工工资,改善临时工待遇。这些主张当然好,如果做到肯定有利于消费,但是日本的财政赤字已经极其庞大了,企业也未必听从政府而大幅提高员工福利,笔者认为岸田一下子提出那么多诉求,为的是本月底的众议院选举,为的是打动中产阶层。

 

岸田的这些提法,符合目前的世界潮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里根-撒切尔革命后,全世界都曾追逐经济效率、资本市场效率,经济增长加快了,但是收入不均变得十分严重。无论美国还是欧洲,不约而同都回到了重新审视增长分配的问题。然而,收入再分配势必触动既得利益,需要有一位强势的领导人来推进,需要立法部门的配合,在日本则需要自民党内部达成共识。岸田做到这点,难度很高。

 

通货膨胀再现,黄金是不是苦尽甜来,有一波大行情呢?历史上出现通货膨胀或战争黄金往往更值钱,如今流动性泛滥,通货膨胀大幅飙升,为什么金价却不升呢?

 

2008年后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是央行们肆无忌惮地大印钞票,一次又一次地印。这种货币扩张理念之下,根本不再需要黄金作为本金。第二件是比特币的诞生,黄金多了一个独立于政府的储值工具作为竞争对手。在过去一年,比特币价格扶摇直上,黄金价格却裹足不前。这个背后其实是新一代年轻人对储备工具的选择。其实不光是年轻人,这次美军撤离阿富汗,不少人拿来和美军1975年撤离南越相比较。但是阿富汗富人逃走时候带的是比特币,简洁轻便,而不是46年前越南富人带的黄金。时代变了,黄金投资的逻辑也需要变。

 

本周有两个数据焦点,1)中国的第三季度GDP数据和九月月度数据,在疫情反复、限电限产情况下,最新的数据有助于了解经济的最新状况,2)欧盟区PMI,疫情缓和但是能源价格飙升,究竟企业信心是否受到重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