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第二任的鲍威尔

发表于 2021-11-23    来源于:陶冬

美国总统拜登正式提名现任联储主席鲍威尔,连任联邦储备局主席。

 

这项提名需要经过参议院银行委员会的审核调查,然后在11月底接受参议院议员的听证会,听证通过后由银行委员会提名,付诸参议员全体表决,如果可以得到简单多数票的支持即可当选。如果无法通过参议院,则总统需要重新考虑人选。联储主席一般在二月初宣誓就职。

 

鲍威尔虽属共和党人,却赢得了国会多数议员的尊重。白宫对他甚为器重,前任联储主席、现任财政部长耶伦也对他赞许有加。这原本是一项走过场的连任任命,但是白宫的提名却迟迟下不来,拖到不能再拖的时候才公布。这是近四十年来最难产的联储主席提名。

 

鲍威尔提名姗姗来迟,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夏季爆出联储高官内幕消息炒股丑闻,最终导致两位地方联储主席辞职,鲍威尔难逃管治不力的批评。第二是民主党激进派认为鲍威尔对银行监管过于宽松,参议员沃伦甚至公开指责他放纵银行业,是“危险人物”。民主党在参议院仅有微弱优势,所以白宫必须做好党内协调再作提名。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是白宫对鲍威尔的利率政策不放心。美国通胀形势风云突变,市场预测联储明年需要大幅加息。尽管鲍威尔坚称暂时没有加息必要,购债减码和调高利率之间没有必然联系,他毕竟有加息前科。2018年在坐上联储头把交椅的第一年,鲍威尔一口气加息四次。白宫必须得到鲍威尔的承诺才愿意将货币政策的帅印放回鲍威尔的手中。

 

前任耶伦在联储任内缓慢地加了五次利率,然后在离任前宣布“我们很可能见到本周期最后一次加息,”不料鲍威尔接手后再加息四次,在三月、六月、九月、十二月连续加息,导致美股在2018年第四季度崩盘。

 

笔者认为,鲍威尔是一位温和审慎的货币政策制定者,骨子里是鸽派,愿意配合白宫的政策,尽管偶尔也需要表达一下政策独立性。他对于大力扩张基础货币没有问题,也可以容忍通货膨胀一段时间,但是如果通胀被证实在未来相当时间无法退回到预先设定的政策目标水平,他有可能会连续加息,就像2018年那样。

 

笔者预测,鲍威尔的联储会干净利索地在明年中之前结束2019年的QE,并缓慢回收流动性。但是2008年底启动的QE所释出的流动性并不在回收范围之内。联储会不会加息,则取决于通货膨胀的走势。笔者相信尽管美国的部分通胀源自供应链和运输错位,但是工资和物价预期已经形成,通胀可能持续高过政策目标。

 

如果2022年平均通胀水平在3%左右,哪怕高过联储中期政策目标的2%左右,鲍威尔也会以形鹰实鸽的姿态避重就轻地应对,政策手段以调整taper的节奏为主。如果明年通胀持续明显高过3%,则鲍威尔的联储可能重复2018年的行为模式,不仅加快退出资产购买计划,而且最快2022年第四季度首次加息,在2023年加息3-4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