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丁爽: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会如何切换?

发表于 2021-12-16    来源于:丁爽

首席嘉宾:丁爽(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首席记者:张菁(CCEF研究院 宏观研究员)

 

首席连线:丁老师,您好央行再次降准,于12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共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2万亿元。除去置换到期的9500亿麻辣粉,实际释放资金2500亿,从中短期置换为长期。目的在于应对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加强跨周期调节,加大对微小企业的支持。您觉得此次全面降准是否能推动明年宽信用行情的到来呢?


丁爽:首先,我觉得这次降准所释放的1.2万亿资金实际上并不是完全地来置换9500亿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可能还是会发行一些中期借贷便利,所以净投入的资金是会多余2500亿。即使上个月因为财政资金投入比较多, 12月份不发行中期借贷便利,也为1 2月份年初来做中期借贷便利创造了条件。所以总体来说,我还是倾向于从1.2万亿的资金投放来看。这次降准的效应,对中长期的低利率资金提供了很重要的一个补充。对于明年怎么来理解这个宽信用,我理解的是一个能够稳定信贷增长速度的一个举措。这也是央行多次强调的,要强化信贷增长的稳定性。


去年以来,社会融资总额的增长是快速下行,增长率从去年年底的超过13%到现在10%左右。所以,要防止社会融资总额增长的下滑,需要投放一定的长期的流动性,这次降准也是能够保持信贷的增长。我预计,2022年是会保持在10%-11%的水平,不一定会回到13%的水平。如果能在10%-11%这个水平,对宏观经济就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支持。因为2021年的社会融资总额增长10%是低于名义GDP增长的,到明年10%-11%的水平就会高于名义GDP增长。明年的GDP我们预测实际增长5.3%,如果加上通货膨胀也就是增长8%-9%。而信贷增长快于名义GDP增长,对经济是有推动作用的。我是这样来理解宽信用,或者说我是更加倾向于用逆周期,而不是跨周期。跨周期是不局限于本轮周期的一个调整,而此次是在经济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下行迹象之后,所采取的一条稳增长措施。

 

首席连线:同时针对恒大正式债务违约,降准也给市场释放了积极信号。面对房地产、出口等对经济支持力度的减弱,您觉得2022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动能会如何切换?


丁爽:的确,房地产行业特别是一些。在比较著名的房地产出现违约的风险之后,整体房地产行业的信心还是比较低迷的。我们渣打银行在11月份做了一个房地产商的调研,对于2022年大家还是比较悲观。如果从房地产投资的数字来看,9月份和11月份连续两个月都出现了房地产投资的同比负增长,而这种情况可能会延续一段时间。因为一些房地产行业前瞻指标,包括住房的销售、新开工和房地产开发商购置土地的意愿,都说明了房地产投资可能不会很快恢复。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来看明年经济增长的动能,我觉得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我们接下来要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以及明年要召开的两会,会设定什么样的经济增长目标。我觉得在明年召开十二大之际,而且是近期中央政治局的会议已经定调要稳定宏观经济大盘,要保持经济增长在合理期间的一个总体框架之下,很可能明年会设定5%及以上的一个经济增长目标。有了这个目标,整个政策设计和力度也会朝着能够实现的目标而努力,这一点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具体刚才提到的货币和信贷政策,信贷的增长会超过名义GDP的增长。财政政策方面,今年财政预算的执行低于预算计划,所以今年的财政政策是偏紧的。


明年我们预计,中国的财政政策也会起到了支撑作用。在财政和货币政策都边际放松的情况下,中国基建投资方面会从一个比较低位的水平有所反弹,包括新基建、5G的一些网络、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相关的一些投资都会对经济进行支撑。同时制造业,特别是清洁能源这方面,包括人工智能 5G,各种高端制造业的投资也会经济提供一定支撑。所以,制造业跟基础设施的投资,对于房地产投资的拖累是可以部分起到一个抵消作用。同时,我们觉得外需对经济的支撑作用可能会减弱。虽然预计中国的贸易会出现顺差,但是出口的增长速度很难复制2021年非常高的一个水平。随着全球的供应链逐步恢复,中国的出口增长也会归到比较正常的水平。所以我们预计明年中国的经常账户顺差是略低于GDP1%,今年是会达到GDP1.6%。所以总体来说,进出口对GDP的增长贡献会明显比今年要小。综合这些因素,投资方面:虽然房地产投资还是比较低迷,但是制造业跟基建的投资会有所回升,然后进出口的贡献会有所减小,全年的经济增长我们预计是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