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钟正生:财政发力了

发表于 2022-03-19    来源于:钟正生

平安首经团队:钟正生/张德礼/张璐

 

核心观点

 

事件:20221-2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6203亿元,同比增长10.5%;一般公共预算支出38227亿元,同比增长7.0%1-2月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9159亿元,同比下降27.2%;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14042亿元,同比增长27.9%


个税和国内增值税推动今年前两个月公共财政收入改善。分税种看:1)受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推动,资源税同比增速最高。2)年终奖推动个人所得税高增,未来或难以持续。3)国内消费税大幅增长,可能是因在春节实物消费带动下,今年1-2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超预期。4)国内增值税增速回升明显,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有较大贡献。国内增值税和个人所得税贡献了57.2%的税收同比增量。5)企业所得税增速小幅回落。6)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增速放缓。其中,契税同比下降25.8%,和房产交易低迷的趋势一致。


公共财政支出加快,其中基建相关的支出分项提速,不过持续性还有待观察。央地两级政府中,地方财政更显积极,和中央过紧日子、而地方政府是稳增长主要抓手的趋势一致。今年1-2月,公共财政基建相关的支出同比8.4%,提升幅度较大,可能和今年重大项目的开工时点整体早于去年有关。由于基建缺少合意项目的问题仍难解,开工时间错位导致年初公共财政投向基建的高同比,可能难以持续。从单月的公共财政支出结构看,今年1-2月投向基建的比例为21.0%,是2021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这表明基建可能不是今年公共财政的重点投向。


土地出让金锐减,专项债支撑下政府性基金支出加快。2021年三季度开始的土地市场降温影响,今年1-2月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下降27.2%。目前开发商拿地的意愿仍然不足,政府性基金收入增速大概率还将延续低位。尽管如此,在专项债资金、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专营机构上缴利润的支撑下,2022年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同比增长22.3%,年内政府性基金支出有望维持相对较高水平。


财政稳增长需更积极。2022GDP增速目标定得相对偏高,需要宏观政策形成合力,财政政策在其间发挥着支柱性作用,这也是今年财政支出和收入两端的主要指标,均比市场预期更积极的主要原因。尽管1-2月经济数据超预期,财政政策也已发力,但三重压力的约束仍在,无论是托底经济,还是保市场主体和稳就业,积极财政政策都有尽快加码的必要性。


一、个税和国内增值税推动公共财政收入改善


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公共财政收入增速明显提高。20221-2月公共财政收入累计同比增长10.5%(图表1),略低于2021年的全年增速10.7%,但大幅高于2021年的两年平均同比3.1%。如果和202112月单月比较的话,公共财政收入改善幅度更大,其同比和两年平均同比分别为-15.8%-0.6%。拆分来看,20221-2月税收和非税收入的累计同比分别为10.1%13.7%(图表2),前者略低于2021年的全年增速11.9%,后者明显高于2021年的全年增速4.2%,两者都大幅高于202112月的单月同比-18.3%-8.3%。非税收入改善幅度更大,可能原因是相比于“降费”,2022年收入端宽财政“减税”的力度更大,政府工作报告显示2022年新增减税预计1万亿,而关于降费的着墨相对较少。

分税种来看:

 

1)资源税同比增速最高。可能原因,一是大宗商品价格整体处于高位,二是资源税规模小(今年前两个月合计为726亿)使得同比波动较大。

 

2)年终奖推动个人所得税高增。今年1-2月个人所得税同比增长46.8%,主要原因可能是年终奖发放。历史数据显示,一季度的个人所得税增速通常是年内高点。根据20211229日国常会,今年延续和新实施的个税减免政策,预计一年可减税1100亿,占2021年全年个税的7.9%。因此,预计后续个税增速将回落。

 

3)国内消费税大幅增长。今年1-2月国内消费税同比18.7%,大幅高于2021年全年的两年平均同比5.1%,较2021年的同比15.4%也有回升,或与在春节实物消费带动下,今年1-2月社消数据超预期有关。

 

4)国内增值税增速回升明显。今年1-2月增值税同比增长6.1%,较2021年全年的两年平均同比0.9%明显回升,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或贡献较大。占比最大的增值税,以及高增的个人所得税,今年1-2月较去年同期共增加2142亿,占税收增量的57.2%

 

5)企业所得税增速小幅回落。今年1-2月企业所得税同比增长5.4%,低于2021年全年的两年平均同比6.2%,或受到新增减税的影响。

 

6)土地和房地产相关税收增速放缓。今年1-2月契税、土地增值税、房地产税、耕地占用税和城镇土地使用税共计3325亿,同比下降3.8%,低于2021年全年的两年平均同比3.9%。其中,1-2月契税同比下降25.8%,同房产交易低迷的趋势一致。

二、公共财政支出加快,基建相关分项提速


公共财政支出明显加快。今年前两个月公共财政支出同比7.0%,较2021年的全年同比0.3%明显上升,也高于2021年全年的两年平均同比1.5%。如果对比202112月的单月支出增速,其单月同比和单月两年平均同比分别为-14.2%0.0%,可以发现今年1-2月公共财政支出同比提升更快。分中央和地方两级政府看,今年1-2月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支出同比4.6%,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同比增长7.3%(图表4)。对比2021年全年和12月单月的支出数据看,地方财政更显积极,和中央过紧日子、而地方政府是稳增长主要抓手的趋势一致。

 

公共财政支出未来还有进一步提速的空间。今年1-2月公共财政支出增速同比7.0%,尚低于全年的预算支出增速8.4%。今年前两个月,公共财政收、支的完成进度分别为22.0%14.3%,两者的进度差是近年最大(图表5)。这些都表明,经济下行压力下,公共财政支出还有进一步发力的空间,以更好发挥财政政策在今年稳增长中的积极作用。

公共财政基建相关的支出分项提速,可能是因今年重大项目开工时间较早,不过持续性还有待观察。今年1-2月,公共财政支出投向中,科学技术、交通运输和节能环保的增速较快,而农林水事务、卫生健康和债务付息的增速较慢(图表6)。这和2021年全年债务付息、民生性支出(卫生健康、社会保障和就业、教育)的增速高,而基建相关支出(农林水事务、交通运输、节能环保和城乡社区事务)的增速低有所背离。年初的数据由于统计区间短,而同比波动大,加之2022年对财政保市场主体、稳就业的诉求更高,我们认为2022年全年民生性支出在公共财政各投向中,增速大概率还会位居前列。

 

今年1-2月,公共财政基建相关的支出同比8.4%,提升幅度较大,可能和今年重大项目的开工时点整体早于去年有关。在《基建反弹成色如何》中,我们对2022年各省市自治区的重大项目进行了梳理,发现稳增长压力下,重大项目开工时点前置,但并没有缓解合意项目不足的问题。因此,开工时间错位导致年初公共财政投向基建的高同比,可能难以持续。从单月的公共财政支出结构看,今年1-2月投向基建的比例为21.0%,是20215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与去年同期相比只提高了0.3个百分点,这也表明基建投资可能不是今年公共财政的重点投向(图表7)。

三、土地出让金锐减,专项债支撑下政府性基金加码支出


和一般公共预算一样,政府性基金支出也在提速。今年1-2月,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同比下降27.2%,大幅低于2021年的全年增速4.8%;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下降29.5%,也明显低于2021年全年的增速3.5%(图表8)。2021年下半年商品房和土地一级市场都降温明显,尽管四季度政策开始松绑,但目前商品房销售仍然低迷,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额同比下降19.3%;开发商现金流紧张,今年1-2月开发商到位资金同比下降17.7%。在商品房销售企稳、现金流明显改善前,预计开发商拿地的意愿可能都不会强,土地出让金和政府性基金收入的增速大概率还将延续低位。今年1-2月,政府性基金支出同比27.9%,大幅高于2021年的全年增速-3.7%。尽管土地市场降温,但在专项债资金、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专营机构上缴利润的支撑下,2022年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同比增长22.3%,年内政府性基金支出有望维持相对较高水平。今年前两个月,政府性基金收、支完成全年预算的进度差为-0.8%,而2021年同期为5.0%,这表明政府性基金也已加码支出托底经济(图表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