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陶冬:粮食短缺可能比石油短缺更严重

发表于 2022-04-21    来源于:陶冬

乌克兰一半以上的耕种面积已经错过了春耕,而俄罗斯的谷物出口受到西方国家制裁。全世界对油价飙升比较关注,其实今年粮价涨得更猛,乌克兰危机可能给我们带来饥饿,也可能给我们带来滞胀。


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认为,世界已经面临前所未有的饥饿的一年,乌克兰危机将导致全球食品价格飙升,并触发了粮食危机。

 

根据美国农业部数据,在2021年乌克兰小麦出口占全球总出口的12%,大部分地区播种受到战火冲击,运输也不畅顺;俄罗斯的小麦出口占全球总出口的17%,遭到西方国家的贸易制裁。去年全球小麦出口总量为为2.06亿吨,俄乌两国占了29%。不仅是小麦,两国的玉米出口占全球份额的19%,葵花籽油出口占占全球份额的80%。


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一个月,小麦价格上涨了36%。同一时期,布伦特原油价格上涨了26%,只是油价上涨更吸引眼球。其实,针对俄罗斯的石油禁运有可能被取消,但是素有欧洲粮仓之称的乌克兰的大多数地区,已经错过了春耕,种上粮食的地区也受到燃料断供、机械短缺、道路堵塞等各种困扰,今年粮食铁定失收。粮食的生产周期较长,由于涉及土地,新增产能也比较困难。


还有,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化肥也遭到制裁,乌克兰的化肥产能部分遭到破坏。俄罗斯的氮、磷、钾肥、乌克兰的氮肥和白俄罗斯的钾肥在全球化肥供应链上,都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乌克兰的种子出口在世界上也具有很高的份额。


无论小麦还是玉米,无论化肥还是种子,都不是短期可以被其它国家的新产能所顶替的,势必在全球范围内制造出全产业链的冲击。笔者提出供应链断裂3.0版概念。2020年因为封城隔绝,出现了以零部件配送阻滞为特征的产品供应链断裂;2021年美西港口严重积压,带来船运滞留、集装箱短缺为特征的运输供应链断裂。在2022年俄乌冲突催生出初级产品供应链断裂,势必向中下游蔓延,并进一步加大通货膨胀压力。


根据经济学人杂志的早餐物价指数,在2011-2020年早餐价格上涨了30%,在2021年再涨30%,今年涨幅肯定不止30%,迫使货币政策作出剧烈调整。一方面油价粮价携手飙升,另一方面联储被迫超常规地加息和缩表,全球经济遭遇滞胀的机会在上升。上次全球范围内出现滞胀发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对经济、民生的冲击极大。


一条普通面包在欧洲曾经是一欧元,现在卖八欧元。对于发达国家,它们有能力接受更高的食品价格,冲击主要体现在消费者的购买力上。对于发展中国家,它们本身的财力有限,对俄乌的粮食依赖又特别高,非洲国家对俄乌粮食的依赖程度可以用触目惊心来形容。在非洲,俄乌冲突有可能演变成人道危机。


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的话说,世界已经“严重偏离”了到2030年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轨道。乌克兰危机为这令人不安的趋势,火上浇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