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陈雳:如何精准理解《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意见》及对电力能源集团的启示

发表于 2022-04-22    来源于:陈雳

陈雳系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建立全国统一大市场”这一提法是在去年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上,其作为顶层设计被审议通过;其后,在今年2月国务院印发的《“十四五”市场监管现代化规划》上,对如何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制定了更细致的要求;本次《意见》的出台从全局角度出发明确了加快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的总体要求,为后续推进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提供了行动纲要。全文主要从“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等六个方面展开。


“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是前提。要使得要素资源能够在各地区间自由地流动,必须要建立统一的基础制度,因此基础制度建立是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前提。具体来看,统一的产权制度将进一步保障企业和个人的基本财产安全,不会因为区域制度不同,引起不必要的诉讼和纠纷,有利于发挥市场主体的积极性,激发市场的创新活力;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则是为了推动市场的公平、开放、透明,通过明确全国统一的负面清单和准入效能评估指标,打造一视同仁的投资环境,将有利于吸引各类资金参与投资,激发市场投资活力。


“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是手段。在基础制度规则统一的基础上,如何保障资源和要素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流通具有较为重要的意义。长期来看,国内企业对于“生产”的重视程度要高于“流通”,因此存在同一种商品在不同地区价格差异巨大的情况,流通速度慢、流通成本高、信息不对称成为制约要素流动的关键。因此建设现代流通网络成为关键,将有利于打通要素资源流动的壁垒,成为畅通国内大循环的“加速器”。此外,除传统物流网络外,“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还包括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区域联通、安全高效的电信、能源等基础设施网络等。


“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最终目的是服务于实体经济。2020年《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我国97%以上的商品和服务价格已由市场定价,资本、土地、劳动力等要素市场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但与商品和服务市场相比,要素市场建设仍相对滞后。本次《意见》重点提到要打造5大类要素的统一,包括:城乡土地和劳动力、资本、技术和数据、能源以及生态环境。具体来看,当前要素市场建设相对滞后,从国家正常发展轨迹来看,就是生产要素不断从低生产率部门向高效率部门流动的过程,但若要素市场发展不平衡,可能导致资金过多地流向例如土地这类生产要素,不仅抬高了制造业成本,同时也造成了一定的“脱实向虚”。总体来看,当下中国要摆脱“中等收入陷阱”,必定要通过产业转型升级来实现,今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要素市场化配置综合改革试点总体方案》,明确提出到2023年,力争在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等要素市场化配置关键环节上实现重要突破,而“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最终目的就是服务于实体经济。


“推进商品和服务市场高水平统一”是追求的结果。在商品质量和标准体系方面,建立国家统一的标准,对行业而言,能够有效防止“劣币驱逐良币”事件发生,保护高质量企业;对消费者而言,全面提升消费服务质量将有利于改善小费环境、强化消费者权益保护,提升居民的生活质量。此外,统一的商品质量体系、完善标准和计量体系将有利于国内企业与国际市场接轨,提高中国品牌影响力。


“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与“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是保障。强化市场监管和强化反垄断是对建立全国统一的统一大市场有力的保障。当前国内“市场分割”现象依旧存在,与地方保护主义息息相关,在监管上、在优惠政策上区别对待本地企业和外地同质企业,企业可以通过“效率”以外的因素赢得胜利,严重违背了市场正常的公平竞争,损害了国内整体经济运行的质量。因此“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与“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将有利于营造公平的营商环境,推动企业将重心放在提升“生产效率”上。

对电力能源集团的启示:


对电力能源集团而言,与之直接对应的是“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具体来可分为“建立统一电力市场体系”与“完善全国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


一方面要健全多层次统一电力市场体系,今年年初,国家发改委出台了《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电力市场体系的指导意见》,对如何构建多层次统一电力市场体系做出了详细的规划。建立一个多层次统一的电力系统有助于优化资源分配和利用,实现社会利益的最大化。近年来,随着国内电力体制改革的深入,当前国内电力市场已经建立了较为成熟的中长期市场、现货市场和辅助服务市场。但由于国内资源和能源分布不均衡,统一协调的电力市场建设依旧需要继续深化推进,当前国内陆上风能、光伏主要集中在东北、华北、西北地区,水能资源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而用电大省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和南部地区(山东、广东、江苏等),因此需要建立大范围的电力市场体系,来实现电力资源的合理配置。机会上看,强耦合的电力市场需要基础建设作为支撑,因此建立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更多机会来自于配网端建设;此外,在运输成本与地方保护主义的屏障被打破后,低电价地区发电运营商有望受益。


完善全国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十四五”现代能源体系规划》中提到要强化传统能源供应链稳定性和安全性,发展新能源,推动“碳中和”并不意味着要立刻放弃传统能源,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预计传统能源依旧将占能源供应的主导位置,我国以煤为主体的基础能源结构在短期之内不会发生变化。而由于我国煤炭资源分布的特殊性,主要集中在山西、蒙西、蒙东、陕北、新疆等地,因此要全国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推动煤炭跨区域运输通道和集疏运体系,增强煤炭跨区域供应保障能力。对电力企业而言,随着统一的煤炭交易市场的逐步完善,未来煤炭从生产到供应到需求再到运输端都会统一协调,电煤价格并轨的时代有望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