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廖群: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刻不容缓

发表于 2022-05-09    来源于:廖群

廖群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全球治理研究中心首席专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224 日开始的俄乌冲突,给世人带来了很多的反思。其中之一,是国际货币多元化趋势必须也必将加速。


俄乌冲突开始后的第三天,即226日,美国政府与欧盟委员会便宣布禁止部分特定的俄罗斯银行使用SWIFT服务,致使俄罗斯的能源出口交易不能以美元、欧元及其他国际货币结算。对此进行反制,俄罗斯总统普京于331日签署卢布结算令,要求欧盟成员国等“不友好”国家购买俄罗斯天然气时改用卢布结算,同时白俄罗斯、土耳其等国家表示与俄罗斯的能源交易可以使用非美元货币结算。此后,受SWIFT制裁后曾经大跌的卢布市场汇率大幅回升到了制裁前的水平。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通过布雷顿森林体系将美元打造成了国际主导货币。但2007/08年全球金融海啸后,不少国家看清了美元作为国际主导货币的危害一面,开始通过各种方式降低对美元的依赖,如伊朗与委内瑞拉等国放弃美元的国际贸业结算方式;萨尔瓦多使用加密货币来取代美元作为国内的储备货币;印度取消在汇率中锚定美元;人民币推动国际化进程;很多国家考虑使用数字货币作为国际货币的可能性等。因而,近15 年来,虽2014年出现了短暂的回升,美元的国际地位不断下降,至2021年底,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中的份额从2009年的65%下降至59%


这次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SWIFT制裁及俄罗斯天然气出口改用卢布结算,必将进一步削弱美元的国际地位。


首先,制裁使得许多国家失去了对美元的“安全感”。无论是这次制裁还是前些年美国对伊朗的金融制裁都显示出美元作为金融制裁工具的任意性进而信用的丧失,使得很多国家预感到有朝一日会遭到与俄罗斯今天同样的命运而被切断结算通道,从而更加意识到货币多元化的必要性。第二,俄罗斯宣布改用卢布结算天然气交易后卢布大幅回升至制裁前的水平也令人看到货币多元化的可行性。


的确,俄乌冲突的这两个多月时间,印度开始探索建立卢比-卢布贸易支付机制,伊朗宣布将同俄罗斯建立统一的金融信息系统,沙特阿拉伯则在考虑以人民币计价向中国出口石油。


可以预计,今后俄罗斯将在其他交易中陆续地改用卢布结算,而随着美元信用程度的进一步降低加入到货币多元化进程的国家数量将不断增多。到目前为止全球40个国家已有了国际储备资产货币多元化的计划,其中包括德国、荷兰、瑞士这样的发达国家,也包括伊朗、印度、巴基斯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这些计划今后必将加快实施,同时更多的国家将启动类似的计划。


在如此的形势下,我国应该如何应对呢?


既然货币多元化的全球趋势加速,我国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自然应该加快,一方面推动货币多元化趋势的发展,另一方面也趁势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加强人民币在国际外汇市场中的地位 。


我国从2004年就开始推进人民币国际化,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后更认识到其必要性从而加大了推进的力度,近20来取得了可喜的进展。尽管如此,必须看到,当前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与市场预期相比有较大的差距,可以说还很低。 20221月人民币在全球货币支付中的占比仅3.2%,虽全球排名第4并比20201月上升了1.55个百分点,但与我国经济全球占比18%和国际货物贸易全球占比14%相比显然过小,不成比例;仅就这一点看,人民币国际化的程度就必须提高。目前人民币国际化的市场主要在香港,而在香港市场,人民币资金池一度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但后来曾经腰斩,目前只回升到9000亿元左右的水平,也是差强人意;就此而言,进展必须加快。


但现在,迫切的需要来自于此次美国和欧盟对俄罗斯的SWIFT制裁所带来的启示。应该说,我国受此制裁的触动应该是最大的了。特朗普时代的中美贸易和科技战期间,美国就威胁过对我国实施SWIFT制裁,虽因各种原因制裁没有实际动用,但威胁一直存在。这次对俄罗斯真的动用了,说明下次对他国动用只是时间问题,而我国可能就是其中的第一个。


所以,人民币国际化,如果说过去在很大程度上是为追求人民币的现代化,今后则关系我国的经济和金融安全。在美元主导的世界,我国和其他国家一样,大部分的国际贸易和投资活动以美元计价,大多数的国际资产,无论是金融资产还是实业资产也都是美元资产。所以,一旦美国对我国实施SWIFT制裁,我国的国际经贸活动便不能正常进行,国际资产的利润和资本金也都不能收回;如此的威胁,不可谓不严重。


美国动用SWIFT制裁与否我们控制不了,但加速人民币的国际化步伐以减轻对美元的依赖,从而减轻此制裁的威胁程度,我们可以有所作为。因此,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可以说是刻不容缓。


应该如何加快呢?将主要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的进度,二是我国经济的增长前景。


当前人民币在贸易项下可以说已完全可兑换,但在资本项下只是部分可兑换:直接投资项下基本可兑换,金融投资项下有限可兑换。可是,要成为一种国际货币,包括金融投资项在内的资本项下基本可兑换是关键条件;否则持有该货币不能自由地换成其他的国际货币,对于国际金融投资者和国际贸易商都会产生很大的不方便甚至投资和贸易的亏损。所以,人民币资本项下尚不能基本可兑换是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障碍。


当然,在过去这是我国不得不做出的选择。我国金融市场虽经过多年的改革快速成长,但市场机制仍不健全,监管体系仍不完善,对于人民币资本项下基本可兑换后外国资金自由流进流出所带来的市场动荡和资产流失仍无充分的免疫力,加之近年来美国及其他发达国家搞无限量量化宽松(QE)导致全球资金泛滥,在各国之间大进大出,我国推进人民币资本项下可兑换不得不小心谨慎。今后美国将加倍地阻碍人民币国际化,利用全球过剩资金大进大出中国市场,制造市场动荡甚至大割韭菜的威胁增大,更增加人民币资本项下基本可兑换推进的难度。


但尽管如此,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基本可兑换迟早是要实行的,而上述美国对我国实施SWIFT制裁的威胁使其迫切性大幅上升。这要求我国排除万难也要将时间表提前,即大步加快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基本可兑换进程。


影响人民币国际化的另一大因素我国经济的增长前景,即今后我国经济是否还能够以中高的速度继续快速增长。现代金融体制下货币问题是信心问题,市场对一国货币的取舍除了上述的可兑换性之外取决于对该货币的信心,而对货币的信心又取决于发行该货币国家的经济增长前景;经济增长前景好,市场对该货币的信心就强,否则反之。


这一点,从过去两年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的占比上升1.55个百分点就可见一斑。上升的根本原因是国际市场目睹了我国经济在新冠疫情和中美经贸冲突的逆境中增长速度继续领先全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绝大部分国家2020年经济出现明显下滑,而同年我国经济增速为2.3%,成为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GDP正增长的国家,且2021年经济增速提升至8.1%,也明显快于其他国家。这使得世人和国际市场进一步看好我国经济,提升了对于人民币的信心。


但对于今后我国的经济增长前景,市场还在观看。当前市场关注的焦点是,经过了40余年的高速增长之后, 今后20 年左右我国的经济增长速度能否保持在中高速水平。从增长潜力看,是能够的。但在全球政治与经济生态日益恶化的形势下是否真的能够,全世界都在看;我国经济必须以实际的增长成绩告知世界能够。只有这样,国际市场才能相信资本项下基本可兑换后的人民币有真正的投资价值,从而接受人民币,人民币国际化才能够迈出坚实的步伐。因而,今后我国经济能否实现中高速增长,将决定我国人均GDP能否在2035年再翻一番和在2050年能否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对加快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也有着特殊的重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