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张明:汇率逼近6.8,如何看待近期人民币汇率急跌

发表于 2022-05-17    来源于:张明

张明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急跌引发了国内外市场普遍关注。


2022414日至513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由6.35下跌至6.79,短短一个月内跌幅达到6.9%,如此之快的跌幅是中国外汇市场前所未见的。尤其是在420日、426日、429日与510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分别跌破6.46.56.66.7四大整数关口。汇率即将跌破6.8也已经没有悬念。


厘清人民币汇率急跌原因,并在此基础上预测未来汇率走势,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可以从外因与内因两个角度来分析汇率急跌原因。


从外因来看,美国通胀走强倒逼美联储加快加息节奏,由此推动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上升,进一步带动美元指数走强,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的主要原因。


20223月、4月,美国经过季调后的CPI同比增速连续两个月超过8%,剔除了能源与食品价格的核心CPI同比增速也均超过6%。现实通胀率显著超过目标通胀率,迫使美联储不得不加快收紧货币政策的节奏。2022316日与54日,美联储分别宣布加息2550个基点。目前市场预期美联储在今年年内还会加息45次。随着通胀率的上升以及短期基准利率的上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由2021年底的1.52%上升至2022513日的2.93%,并一度在202259日达到3.12%。长期利率的上升无疑将会驱动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升值。2021年底至2022513日,美元指数由95.67攀升至104.56,升值幅度达到9.3%。其中,美元兑欧元、英镑与日元分别升值了6.6%8.6%13.2%。同期内,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贬值了4.6%,这意味着从2021年年底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贬值幅度,要显著低于其他主要国际货币对美元的贬值幅度。


从内因来看,新一轮新冠疫情从20223月以来在深圳、上海等城市的集中爆发,导致中国经济增速显著下滑、供应链严重受阻、国际航运受到显著负面冲击。这既显著冲击了实体经济增速与进出口增速,也导致市场主体信心严重受挫,这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贬值的主要原因。


受新冠疫情局部爆发对进出口行业生产以及国际航运的影响,中国出口额(美元计价)同比增速由20223月的14.7%下降至3.9%,进口额(美元计价)同比增速则由20222月的10.4%下降至3月的-0.1%4月的0.0%。更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由20222月的50.2下降至4月的47.4,中国服务业采购经理指数则由20222月的51.6锐减至4月的41.9,这意味着今年二季度的工业与服务业增长堪忧。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中的新出口订单指数由20222月的49.0下降至4月的41.6,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的出口额增速非常不乐观。


一方面,自20224月中旬以来,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已经持续倒挂,且倒挂幅度短期内可能继续拉大,这无疑将会导致短期资本从中国流出,加剧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另一方面,自2022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持续快速贬值将会加剧市场主体的贬值预期,导致出口企业结汇意愿下降、进口企业付汇意愿上升,对于基于“实需”原则的国内外汇市场上而言,这也会加剧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压力。


那么,如何看待近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快速贬值呢?我认为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


其一,事实上在本轮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之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有些高估,让人民币兑美元适当贬值,有助于消除上述高估,让人民币汇率回归到更加适当的水平,这不是坏事。事实上,在2021年,欧元、英镑、日元分别对美元贬值了7.5%1.2%11.6%,但人民币却对美元升值了2.3%。由此导致人民币兑CFETS货币篮汇率指数在2021年由94.84上升至102.47,升值了8.0%2022311日,人民币兑CFETS货币篮汇率指数更是上升至106.79的历史性高点。人民币有效汇率的过于强劲,与2021年中国较为疲弱的经济基本面不太相符。迄今为止,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快速贬值已经导致人民币兑CFETS货币篮汇率指数下降至102左右,这无疑于有助于消除汇率高估。


其二,不过,自20224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贬值速度实在太快。而且不是一次性贬值到位,而是在持续突破重要整数窗口。这种方法很可能触发并加剧市场主体的人民币贬值预期,进而导致更大规模的短期资本外流。资本外流与贬值预期进而可能形成自我加强的反馈循环,这对维护中国经济平稳增长与金融市场稳定运行是非常不利的。


事实上,6.76.8恰好是20158·11汇改以来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平均水平。因此,我认为,从现在起,中国央行将会加大对外汇市场的干预力度,通过各种举措来避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持续快速贬值。例如,中国央行可能采用重启逆周期因子、加大对短期资本外流的监管力度、提高金融机构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在人民币离岸市场进行干预的手段。


此外,近期中国政府已经加大了逆周期宏观经济政策的力度,开始强调推动全面基础设施投资建设,也适当放松了对房地产等行业的调控措施。在这一背景下,我认为,中国季度GDP同比增速有望在今年2季度触底,在今年下半年显著反弹。


最后,近期美国经济已经初显疲态。一季度美国经济增速出人意料地呈现环比负增长。与20223月相比,4月美国的CPI与核心CPI同比增速均有所回落。近期长期利率的显著上升已经导致美国股市指数持续回调,并可能通过负向财富效应冲击消费增长。由此判断,美国长期利率最陡峭的上升阶段或许即将结束,美元指数继续上升的空间也比较有限。


综合以上判断,我认为,尽管短期内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依然面临贬值压力,但在今年年内跌破7.0的概率目前看来仍然较低。即使跌破7.0,人民币汇率继续急跌的概率也不大。未来一段时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可能在6.77.0的范围内重新呈现宽幅波动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