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杨宇霆:缩表才是大杀器?将这样冲击亚太市场

发表于 2022-05-21    来源于:杨宇霆

美联储6月开始缩表,缩表以何种方式进行?和加息对流动性的影响相比有哪些不同?大行其道对话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

 

第一财经:美国联邦储备局将会在61号正式启动缩表,从这次的缩表路线图来看,首先是美联储将会每个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以及175亿美元MBS(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在三个月之后是提高到每月600亿美元国债以及350亿美元MBS,也就是三个月之后,缩表总额将会达最高950亿美元,那么当前的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是大约8.9万亿美元,也就是说三个月之后将会每月缩减资产负债表规模的大约1.07%,那么您如何评价美联储本轮缩表的步伐,以及您觉得会持续多久呢?

 

杨宇霆:如果我们相对现在美国 GDP,现在它(资产负债表规模)占 GDP的比例还是非常的高,大概2022年资产负债表跟 GDP来相比是36%,如果按照2019年的年底的比例,当时大概是19%,这样来说我的评估还是要经过一段时间,大概是2-3年的时间,也许要到2025年底,然后按照现在这个缩表的速度,是能达到2019年当时跟GDP比例的水平。


当然我们也知道现在美联储的缩表的速度它有可能改变,还是要按照当时美联储它判断宏观经济的情况,特别是通胀的情况,如果是通胀在今后一段时间还不能压下来的话,也许我们现在看到三个月之后,缩表的速度950亿的速度可能更加快,这样到时候把整个资产负债表压到四万亿的这个水平,也许来的时间更要早一点。


第一财经:这次的缩表采取的是被动缩表的方式,究竟什么是被动缩表?可不可以理解为是一个比较温和的缩表呢?


杨宇霆:被动缩表其实非常简单的一句,它不是直接主动地把它现在持有的美国债券卖出,只是它不再投资而已。这一次它的缩表其实从速度来看,比之前我们看到2017年到2019年这一次,当时的缩表规模只是每个月500亿,现在我们看到已经是三个月之后950亿,而且之后如果通胀没办法压下来的话,也许它会增加规模,所以这一次如果是按月来看,其实现在缩表的速度蛮快的,当然我们根据现在美国的资产负债表的比例来看,可能看起来好像是比较低,可是以实际的规模,它在市场上面拿走流动性的力度其实不比2017-2019年这一次缩表为低的,它带来对市场的冲击是非常大。


第一财经:在收紧市场流动性方面,缩表和加息究竟有什么样的不同?究竟哪个力度更大?


杨宇霆:缩表是以量为主,通过市场的调整把利率推高,加息就是联邦基金利率直接的把价格提高。缩表的话是减少货币供应,因为它的基础货币继续减低,可是到最后谁来去承担比较大的流动性对市场的冲击,一般是从投资者方面来看。如果是加息,负债方需要直接地承担利率,提高成本,包括比如说房贷或者是一些的消费金融这方面的,包括以及,美国我们知道有很多的学生,他们也是靠贷款付学费。


纯属是从流动性来看,当然是缩表(力度大),因为这个手段是直接拿走流动性。因为现在是我们从量来开始,这种情况有点像我们国家,比如说人民银行它降准提准。当然我觉得这个效果是比较间接,而且要通过一段时间才传导到市场里边,一般是落在长端的利率,包括两年以上,5年以及10年国债,我们看到它最近几个月的利率的变化是蛮大的。其实我觉得一个在比较长远的长期利率,一个是比较短端的利率,还有社会里边不同的群体可能带来的影响是有点不一样。


第一财经:全球市场从去年底开始就调整,一直调整到现在,具体到亚太市场,您觉得调整快结束了吗?


杨宇霆:我们每个月来判断有50个基点加息的速度是最基本的消费,那如果是今后美联储觉得它的加息的速度不够大,它扩大到75点,这样的话是过去几十年都没看得到的话,也许现在市场还没把这个消息来消化,这样可能调整还没结束。


第一财经:此外从经济和汇率方面,美联储收紧货币政策对于亚太区会有哪些影响?


杨宇霆:比如说我们对照是2013年。当时伯南克开始说我要退市的时候带来一个震荡,现在已经经过差不多8年接近9年的时间,比较当时,现在亚洲区的经济相对来说比较稳固。


同时我们从大部分的亚洲中央银行它的手上储备的量来看,还是有足够的弹药来抵御这一次的冲击,所以说我们虽然说是美国这一次加息以及缩表,或者它整个货币政策的转向力度是过去40年可以说是最大的一次,也许是因为通胀也是最大的一次,可是我们也没有看到亚洲区的货币直接受到影响。利率和货币汇率方面没有跟2013年这一次的风暴带来的震荡那么高,所以说对市场的冲击或者是资金流出回到回流到美国的情况也不如当年。


我估计现在最重要,我们要观察亚洲区,我们这边货币的政策方面会不会跟着美国的政策来走,比如说有很多的中央银行,在亚洲区中央银行都开始升息,加息也许能对美国的加息的速度或者加息的步伐带来一定的对冲,这样对稳定自己本国的汇率是有比较大的一个帮助。


第一财经:但是现在亚洲央行的加息步伐是落后于美联储的,您觉得未来亚洲央行会加快加息吗?


杨宇霆:我觉得它们会相对保持比较落后的步伐,而不会加快。除非是它们意识到现在美联储加息到一个程度会引起资金流出,如果是资金流没有大幅的流出的话,我估计对汇率的影响不会那么大,如果是汇率不能稳住,有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输入性通胀,包括我们看到斯里兰卡,它最近一段时间社会不稳定,有一个比较大的原因就是没办法控制油价,能源的价格太高,这样也是对本国的社会稳定带来非常大的一个影响。


所以只要现在我们看到亚洲区很多的国家,它们的通胀能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水平,它们也没有理由要突然之间跟着美元出来走,所以它的加息可以延后。


第一财经:再来跟您关注一下港元,由于港元兑美元持续贬值,最近触及了弱方兑换保证,在512号香港金融管理局入市干预,三年以来首次买入港元,您觉得这种干预的举动会持续吗?香港究竟有没有能力来抵御汇市风险?


杨宇霆:今后一段时间可能香港金融管理局还是需要干预,毕竟按照规定,其实如果是港币兑美元超过7.85,它必须要稳定汇率,这种的情况经常出现,您刚才提到2019年出现过,以前在抵御对冲基金攻击港元的时候,我们能当时也看得到香港政府有足够的能力来抵御,毕竟经过这么多年了,香港的外汇储备相当的高,而且对我们的港币(货币基础)是有一个超过100%的储备的支持,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储备相对基础货币的供应来看,香港的金管局是全球可以说最有实力的货币管理的一个机构。


我们知道过去几个月,已经知道美国会加息之前的好几个月,香港金融管理局也是主动地多发它的票据,慢慢把流动性收紧,能慢慢把在银行系统的结余的水平慢慢降低,再通过干预的手段,香港金管局就能把利率提高,同时把利差收窄,将有利于稳定港币的汇率在7.85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