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陆挺:美联储会一路加息到明年6月,加到3.75%~4%之间

发表于 2022-05-29    来源于:陆挺


陆挺 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


60s要点速读:


1.我们预测认为是从今年6月份美联储开始缩表,到了明年年底,一共会缩到2万亿美金左右。我们给出的美国加息路线图就是一路加息,加到明年6月份,加到3.75%~4%之间,然后在此之间徘徊。


2.野村证券对欧洲经济的看法相对比较悲观。我们认为,接下来两、三个季度,从环比的角度来讲,欧洲经济可能会面临零增长,甚至可以看到在市场上已经有不少人认为像英国可能会面临负增长的情况。


3.进入疫情第三年之后,很多家庭已经处于一个较长时间的失业和半失业状态,他们的储蓄水平可能一直在降低,甚至已经降低到了必须要去减少消费的时候,尤其是耐用品消费,更不用说去买房。


正文:


今年算是一个后疫情时代,有很多国家疫情应该算是过去了。但与之带来的就是通胀问题,那么今年通胀的问题又碰上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国际地缘那个事件,就是俄乌战争,使得全球通胀应该说是雪上加霜。


在这个过程中,世界各国肯定要出手解决通胀问题,所以会有美联储的加息,甚至会有欧盟加息。


在发达国家之外的话,今年中国经济也是特别特殊,和全球经济走出一个可能非常不一样的趋势,无论是在经济基本面,还是在经济政策方面,我们将会跟他们非常的不一样。


接下来我就开始讲几个关键点,第一个,讲全球疫情的一个基本结束,在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的时候,全球每天新增的病例达到了300多万例,过去这几天,已经减少到了50万例左右,死亡率大幅度下降。


第二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背景就是俄乌冲突,从今明年的角度来讲,首先对于全球大宗商品的供应和价格是一个冲击,为什么?


因为俄罗斯是世界上很多大宗商品的重要生产国和输出国,不仅仅是石油、天然气、煤炭,还有包括很多金属、粮食方面。不仅仅是俄罗斯,乌克兰也是一个重要供应点,这就是为什么俄乌战争对全球通胀是有非常明显的影响,尤其是对石油、天然气和一些粮食的价格。


对于全球石油价格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现在是处于一个近年来的高位,基本上在110美金每桶左右徘徊;在欧洲,天然气价格已经比疫情之前高了大概五六倍,跟之前低点相比应该要高了10倍左右;全球小麦价格也是在相对疫情之前已经翻了一番。


现在美国的通胀水平已经接近40年前最高水平的一个地方,欧洲在疫情之前通胀水平是相当低的,现在也是接近8%左右,英国甚至已高达9%


今年世界各国,除了可能中国是一个非常特殊例子之外,基本上都在收紧他们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美联储在全球央行中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地位,因为美元是全球储备货币,美联储今年已经加了两次息,后面还要加多少次,必然对全球各个方面产生很大影响。


其实美联储加息有一个很关键的点,首先,他们会第一步加到一个美国的中性利率,在国际金融和宏观经济学中间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词汇叫neutral rates,就是中性利率,你可以把它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就是实际利率,一个国家比如说去掉通胀以后,大概的一个投资回报,另外一部分就是一个通胀水平。


在过去五六十年中,美国实际利率已经从比较高的5%-6%左右的水平降到了3%,然后降到了2%。在全球金融危机以后,一直在大概是0.3%~1%之间徘徊,现在比较公认的就是美国实际利率大概在0.3%-0.5%大概水平。那么美国通胀最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水平?现在争议是非常多的。


有的人认为今年加息完之后,也许明年就不用加了,因为加完之后,全球经济包括美国经济会明显下行;还有一些人认为利率水平还是不够的,因为通胀的可持续性,包括俄乌冲突,今年下半年美国国内的劳动力供给可能也是不足的。


野村证券的美国同事认为今年会加到什么程度?今年会加275个点,明年还会接着加100个点,最后美国的利率会加到3.75%~4%这样的水平,相对来讲,我们的预测算是比较激进的。


我们预测认为是从今年6月份美联储开始缩表,到了明年年底,一共缩到2万亿美金左右。我们给出的美国加息路线图就是一路加息,加到明年6月份,加到3.75%~4%之间,然后在此之间徘徊。


到了2023年底之后,美国经济将会面临第一实体经济的增长速度可能明显下行,另外一方面,到时候通胀也不会是那么大的一个问题。


那个时候美联储可能会减息,减到什么位置呢?减到大概是2%~2.5%之间的一个水平。长远来看,大家还是认为美国均衡的通胀水平可能会是在2%左右,这也是美联储所希望达到的一个水平。


美联储缩表、加息会对我们有一定的影响,表现在首先可能对我们的FDI(外国直接投资)造成一定的影响,利率倒挂也会影响资本流入我国债市,实际上,过去这两三年,资本一定程度上已经流出我国的债券市场,降息空间也会减小,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也会加大。


在欧元区,实际上面临的问题要比美国严重的多,为什么?一方面,欧元区现在面临的通胀压力比美国实际上要更大一些,因为俄乌冲突对欧洲的影响更直接,尤其是对欧洲的能源价格影响。


欧洲经济可能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不应该过早的退出之前在疫情之间的一些宽松货币政策。但另外一方面,因为欧洲面临着很高的通胀,必须要去捍卫欧元。


野村证券对欧洲经济的看法相对比较悲观。我们认为,接下来两、三个季度,从环比的角度来讲,欧洲经济可能会面临零增长,甚至可以看到在市场上已经有不少人认为像英国可能会面临负增长的情况。


今年中国经济可以说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和其他国家走出了非常不一样的路径。


之前在20202021年的时候,中国经济在全球是一枝独秀,尤其是在2020年的45月份以后和2021年,中国经济相对世界上很多国家来讲,确实表现的是非常好,背后主要的原因,第一是动态清零政策,当时这个政策是最优秀的政策,第二,我们中国有非常庞大的内需,同时有非常庞大的制造能力,为全球提供了大量的各种各样的需求产品,无论是从医疗物质、还是居家办公用品,但今年,很多因素一定程度就倒过来了。


从今年3月中旬以来,中国经济已经基本上面临一个负增长局面,当然,整个二季度未必是负增长,但从3月份中旬到现在为止,应该说基本上处于一个负增长的状态。要让二季度有增长的话,我们要让整个5月份最后的一两周和6月份要有比较高的增长,才能使得整个二季度的一个GDP是恢复增长。


进入疫情第三年之后,很多家庭已经处于一个较长时间的失业和半失业状态,他们的储蓄水平可能一直在降低,甚至已经降低到了必须要去减少消费的时候,尤其是耐用品消费,更不用说去买房。


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出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经超过了50%,去年全年经济增长空间可能有接近40%多,都来自于出口。去年年底,我国出口增长还有20%多,到现在实际上只有4~5%左右,很有可能在未来的几个月,我们出口可能会接近零增长,乃至是负增长。


疫情使得我们一些问题雪上加霜,第一个就是供应、物流有问题。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什么?一旦供应出问题之后,原有一些订单就会转移到东南亚,或者其他地方,对我们造成一些额外的冲击。


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降准空间已经很小了,因为美联储的加息,实际上我们降息空间也不是很大,所以到最后,还是要落实到可能换一种思路的财政政策。


一方面,我们要争取一个更大的赤字,可能要调整赤字。


另一方面,最重要的财政支出还是应该首先用在纾困方面,因为在疫情之下,很多的居民、中小企业处于一个非常困难的境地,所以纾困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现在这个时候,从政策角度来讲,非常关键。


(整理自陆挺于2022527日在“后疫情时代分化的全球经济与政策”上的发言,已经本人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