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高盛崔历:大幅增加人民币汇率弹性

发表于 2013-09-02    来源于:新浪财经

      我认同人民币不应继续大幅升值,最近的升值对经济短期会带来负面影响。

  但汇率问题又比较复杂。第一,中国的利息比国际利息高,就算有外汇管制,国内企业也想占这个利差,热钱就要用各种渠道流入。第二,中国中长期想要再平衡,应注重发展内需。从出口角度讲,可以期待全球市场份额相对比较稳定,不要失守我们目前的市场份额,但是像以前大幅度增加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中国现在的市场份额是全世界的11%,韩国是3%~4%,中国比韩国大那么多,是不太容易完全依赖出口去拉动经济的。所以利用汇率贬值作为主要工具来拉动经济从操作上来讲,可能有困难。

  我觉得关键的问题,是不是在未来的汇率操作上要更大幅度增加弹性,让热钱进来的人没有那么稳定的预期,这样的货币政策操作空间就会更大一些。

  投资作为第三驾马车并不是那么差,尤其是基建投资。但这些领域对GDP的带动不会那么大。一是基建投资现阶段可能只看到了负债,不一定马上产生现金流。二是这些投资包括了很多土地成本,不计入经济增加值。所以主要不是金融是否支持了投资,而是投资对实体经济的效率问题。

  政策建议,一是政策信号问题。政府对于政策目标、底线应当有明确的信号。二是从周期性的政策来讲,多用财政手段,结合稍紧的货币增长和高一些的银行间市场利率把金融风险控制一下,这可能是目前比较好的政策组合。从货币政策角度来讲,降息不太适合,在中国现在的情况下,已经在担心杠杆的问题,你再去降息,可能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又增加了其他的一些问题。三是结构型政策,政策应针对投资效率的提高,而不是投资量。

  这个问题可能也要跟城镇化思路结合起来。提高投资的效率应当基于对土地的集约使用,减少无效的城市扩张。我不大同意在城镇化的过程中过分强调增加土地供应,因为过去十年的城镇化,土地总供应增加40%,城镇人口增加30%,人可能确实进城了,但是城市也扩得很大,没有达到更有效的集中。其实我们如果再退一步想想,为什么要城镇化?如果在农村给农民盖一个楼算不算城镇化?城镇化最大的好处还是把人聚集在一起,而我们的城市比较散,就没有聚集。我曾经做过测算,比较中国和美国的城市,合理的聚集效应可以让未来中国潜在增长增加1个百分点。所以要进一步城镇化,我觉得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土地的集约性使用。

  我们的邻居像日本、韩国,都是人比较多、耕地比较少的国家,也都是城市化比较集中的国家,对中国来讲,应该朝着这个思路去考虑。如果有这个,相对来讲需要的基建可能可以少,而你得到的回报里面有一部分是通过聚集效益中得到增长效率的提高,就可以提高资本的边际产出。这一步对中长期来讲,也是比较重要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