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程实:加息下经济局势

发表于 2022-09-11    来源于:程实

——香港TVB《财经演义》中秋专访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


1.美联储现在是铁了心,不惜一切加息对抗通胀,背后的原因为何?估计这次加息周期什麽时候到头?最终利率将升至什麽水平?


程实:原因是美国通胀已经达到了40年高点,如果不加以遏制,将对美国经济造成难以估量的长期损失。美国通胀现在离恶性只有一步之遥,如果进入恶性通胀,生产消费都将失序,资源配置紊乱,这将是美国经济由盛转衰的致命威胁。这次加息周期从量的角度看4-5%之间,从时间的角度看,明年。

 

2.这麽进取的加息最终能否压制通胀?环球的经济和社会需要付出什麽代价?


程实:激进加息最终能否成功,不好说,但不做肯定失败。当前的加息,效果是从需求层面切入的,但通胀成因是供给层面的,所以,加息可以抑制通胀,但不能消灭通胀。以时间换空间吧。政策代价毫无疑问是巨大的,首先看美国。宏观层面的代价是经济增长压力大增,就业将付出牺牲,基于我们的估算,每1%的失业率提升将导致0.7%的通胀率下降。如果通胀从9%的高位掉落至2%的目标,可能要付出10%失业率上升的代价,当然这个代价不会一次性地体现在数据中,但这种长期政策成本还是非常大的。微观层面的代价是利率上升将加重家庭债务负担,压低企业投资欲望。再看对全球的影响,美国加息必然带动全球加息潮,抑制全球性投资,此外,激进加息还会造成风险偏好下降,给全球资本市场带来压力,此外,每一次美联储加息都会造成新兴市场“紧缩恐慌”,对其资金流入和汇率稳定都造成较大威胁。

 

3.除了加息,衰退预期也是舆论热点,估计这次衰退会到什麽程度,延续多久?


程实:现在已经连续两个季度美国经济季环比增长为负值了,未来来看,一年内衰退概率大概是40%左右。能到什么程度、延续多久还要看供应链恢复情况,以及未来一些不确定性的演化。目前来看,虽然不至于出现类似大萧条或2008年金融危机时的美国衰退,但压力也是非常大的。

 

4.应对高通胀和衰退预期,海外各大经济体财政与货币政策将如何导向?


程实:在滞胀时期,短期政策都是应急式的,两害相权取其轻,滞和胀,哪种风险更大,就先集中解决哪个问题。从政策指派来看,财政政策在解决滞的方面具有更大优势,货币政策在解决胀的方面更加直接。所以,大部分经济体,主要采用的是扩张性的财政政策+紧缩性货币政策。但是,更重要的是,优化资源配置的长期政策,即应对供给冲击带来的长期生产力下降,主要是采用供给层面的结构性政策,激发新的经济增长动能,包括美国的制作业重振,中国的改革开放再出发等。

5.紧缩预期推升美元汇率,而内地货币政策边际宽松,观察到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4月开始加快贬值,但未见政策部门的干预,背后有何考量?


程实:目前来看,人民币整体还是相对稳定的,相对于一揽子货币甚至还有升值,兑美元目前还没有跌破重要整数关口,人民币目前还是具有长期币值稳定的物质基础的,随着下半年中国经济反弹预期升温,市场力量会帮助人民币汇率企稳。只要不出现非理性的贬值心魔或非常危险的市场波动,政策干预的必要性就不强。

 

6.弱汇率对提振出口的效果如何?另外,汇率走弱,除了引发资本外流,还有其他风险需要注意吗?


程实:目前看,中国出口还是非常强劲的,汇率起到了一定作用,更重要的是中国供应链的稳固性,和全球对中国商品的路径依赖。汇率走弱带来的风险,包括对外贸体系的长期干扰,异常的资本外流,增加外商投资中国的不确定性,对人民币国际化也会造成一定困扰。

 

7.有别于外围,内地货币政策偏向中性宽松,在海外群”鹰”荟萃的背景下,未来内地货币政策空间会否受到制约?


程实:会受到影响,但更多还是以我为主。以我为主的原因是:一方面,中国最重要的压力是滞,不是胀,在应对滞的压力面前,货币政策主要是营造良好金融环境,为财政政策引领经济恢复创造条件。另一方面,中国货币政策始终是较为克制的,疫情发生后,欧美央行资产负债表大幅膨胀,但中国央行没有,这实际上意味着中国没有货币政策正常化的额外需求,在宽松上还有空间。

 

8.内地利率趋降,但是信贷需求并没显着提升,当中是何原因?我们是否面对企业和居民预期偏弱的问题?


程实:主要还是实体经济,特别是微观主体,包括中小企业和居民家庭,还处在恢复阶段,尚没有形成强劲的消费和投资需求,相应的,信贷需求也还没显现出来。所以,稳主体、稳预期、稳微观是关键的。预期弱,是显而易见的,短期来看,确实全球好消息不多,坏消息和意外消息不少,不确定性更是丛生,微观主体很难摆脱观望心理,这时候,预期引导和正本清源很重要,专家和媒体,都有责任让微观主体更理性地看待全球和中国,现在和将来,风物长宜放眼量,短期风险无碍全球经济稳健复苏,短期爬坡过坎也无法阻挡中国经济长期崛起的脚步,对未来还是要有信心。专业认知未来,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9.早前内地部分地区限电,对于下半年经济增长造成多大影响?如果要达到今年5.5%的经济增长目标,下半年政策需要如何发力?还将会出台什麽政策刺激?


程实:对工业增加值有一定影响,但在政策引导下,影响有限,原因:一是短暂的,极端天气缓解,用电需求也下降;二是局部的,川渝地区影响略大一些;三是结构性的,主要是水电,其他电能有抵补效应;四是一次性的,未导致工业产品的价格上升。下半年政策还将有序发力,主要是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配合。不会大水漫灌,不会强刺激,核心还是引导、保障实体经济的自然恢复,中国经济是由韧性的,只要环境适宜,不确定性下降,实体经济会有反弹。宏观政策主要是通过基建、通过公共支出引导社会投资有效恢复,微观政策主要是修复信心、修复供应链、修复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