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家文章

夏斌:如何围绕新征程做好政策研究

发表于 2022-11-27    来源于:夏斌

本文为夏斌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十周年活动上的演讲。

首先祝贺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走过了整整十个辉煌的年头。

2012-2022年这十年,是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非常不易的十年,也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成员努力奋斗,交出一份又一份满意答卷的十年。

10年来,“论坛”秉承“传递市场最真实声音”的宗旨,持之以恒,始终聚焦国内经济发展中的重大主题和重大政策,迅速反映市场的呼声与要求,提出解决中国问题的化解之道,同时向公众传递中国经济金融发展的理性声音,用智慧箴言向全世界讲好“中国经济故事”,已成为中国与世界沟通不可或缺的桥梁。

10年来,“论坛”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正从青涩大步走向成熟,影响力越办越大,不时收到香港、天津、四川、重庆、广州等地政府邀请合办,同时研讨区域经济发展的重大问题。

10年来,首席经济学家队伍似雪球越滚越大,他们的观点在市场上耳熟能详,从最早的市场预警到经济过程分析的日日夜夜,或拨云见日,为公众提供理解经济、选择投资的适合视角,或一气呵成,充满雄辩理性的精彩演讲,或旗鼓相当,充满巧思妙语的圆桌对话,这些都镌刻在十年间数百场大大小小的会议中。首席经济学家的声音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关注。

10年来,“论坛”成员多次被约参加总理经济形势座谈会,出席中财办、国办、国务院政研室、国家发改委、央行、国务院参事室以及其他政府决策部门的经济形势分析会。

10年来取得的成绩来之不易。是论坛全体成员及论坛秘书处共同努力的结果,也是与上海等地政府有关地方组织、社会各媒体的大力支持分不开的。在此,我代表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全体成员向大家表示真诚的感谢。

下一步我们的政策研究工作怎么做?

前不久发布的中共20“报告”,是中国共产党对未来提出的治国理政方略,是对怎么搞好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谋篇布局是一部伟大进程的宣言书。既然是治国理政的谋篇布局自然包括社会许多领域的方方面面。“报告”全文共15个部分,前三个部分讲了三大综合性问题,一是过去五年的工作和新时代十年的伟大变革,二是中国共产党开辟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新境界,三是新时代新征程中国共产党的使命任务全文除此之外12个部分,就经济建设、科教兴国、人民民生、依法治国、文化自信、民生福祉、绿色发展、国家安全、强军建设、一国两制、人类命运共同体、从严治党12个工作领域,分门别类回答了新的使命任务是什么,以及如何完成这些使命任务。

根据“报告”内容,下面就经济政策研究怎么做,谈些自己的学习体会

第一,要关注经济领域的事,同样要关注非经济领域的事。

经济政策研究者自然要关心经济领域的事“报告”的第四部分经济建设和第九部分的民生福祉,就未来国民经济运行中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和投资、消费、出口等多个经济环节进行了直接的阐述同时在其他领域也涉及国民经济稳定运行的大量基础问题进行了间接的阐述。例如,在科技创新中提出要“深化财政科技经费分配使用机制改革”,在教育领域提出要“推进职普融通、产教融合、科教融汇”,在文化领域提出要“实施重大文化产业项目带动战略”,“建好用好国家文化公园”,在绿色领域提出要“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沙一体化保护和系统治理,统筹产业结构调整”,“完善支持绿色发展的财税、金融、投资、价格政策和标准体系”,“推进工业、建筑、交通等领域清洁低碳转型”。包括在军事领域提出,要“打造强大战略威慑力量体系,增加新域新质作战力量比重,加快无人智能作战力量发展,统筹网络信息体系建设运用”等等。这些工作都离不开经济活动有的涉及投资资金增加社会投资结构变化,有的会涉及财政金融资金的重新配置等。些都是经济政策研究者必须予以关注的部分,并不是我们的分外之事。

第二,要关注纲领性文件中有些提法重大改变

比较党的19“报告”,在20“报告”中,对有些问题的提法没变,或者稍有变化,但变化不大。如资本市场问题上,19“报告”指出“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20大“报告”指出“健全资本市场功能,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但是,对有些问题的提法是明确做出了改变如在金融监管问题上,19“报告”指出“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20“报告”指出“依法将各类金融活动全部纳入监管,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相比过去,这是对金融监管工作提出了新的使命、新的任务。类似的变化,在“报告”其他地方也时有出现。这就告诉我们,从事经济政策研究必须关注政策制度变化的动态方向,经济研究不能光依赖于过去的数据积累。由于经济运行错综复杂,要把握经济运行发展的趋势,就要理解社会多种因素对经济变量的影响及其程度被受影响的经济变量很多,即“提法”的改变很多,如何从总体上能把握住变量自身及合成的效应,我认为,需要对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对未来中国现代化这一概念有个立体的全方位的理解。什么是中国现代化有人口多的特点,因此办事要有历史耐心,循序渐进。现代化本质要求是共同富裕。从人自身要求出发,两个文明相协调从人与自然发展要求出发,要和谐共生从主权国家出发思考是和平发展。政策研究中涉及一系列内外经济问题有疑惑时,只要按照中国式现代化这一纲领性概念内涵去理解、去思考,研究工作就容易搭住大势脉络,作出正确的答案。

第三,要关注纲领性文件新提出的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制度。

党的20“报告”是中国共产党的未来执政治国的规划自然提出了大量的新的历史任务。这任务是提出,有的只是指出了方向,提出了要求,具体怎么做,需要进一步研究细则与政策措施。这恰恰是经济政策研究者当前面临的重大课题。

例如在居民收入分配问题上,比较19“报告”20“报告”明确提出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制度体系,提出“规范收入分配秩序,规范财富积累机制”,对此,具体要制定哪些政策制度,有哪些内容要求又例如在就业问题上,20“报告”指出“统筹城乡就业政策体系,破除妨碍劳动力、人才流动的体制和政策弊端,消除影响平等就业的不合理限制和就业歧视”,这里具体要统筹什么城乡政策、破除什么政策障碍等等,都是有待进一步研究的重大问题。这一类问题不仅在“报告”中有关经济领域的段落中有,在其他非经济领域部分的段落中也有。这些大量的新任务,都会涉及国民经济运行中资源配置问题都是需要予以制度与政策的重新调整与保障。是我们经济政策研究者必须去关注、去观察

总之,20“报告”既是对我国新时代中国式现代化的实现提出了大量的历史任务,也是对我们经济政策研究者提出大量的研究课题。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已翻过了过去10年辉煌的一页。愿我们继续共同努力又一个十年的辉煌,砥砺前行,奉献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