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媒体导读

【论坛五周年】David Lubin:特朗普经济学对新兴市场的影响

发表于 2017-01-09    来源于:首席论坛

David Lubin:


我想回答的问题是关于新兴经济体的,以及特朗普对经济体的影响。我会把这个问题分成两部分看,首先,是什么类型的宏观市场经济体系会是特朗普政府所进行的,以及对这些新兴经济体的一些资金流动的影响。第二,我会来讨论一下结构性的问题,就是投资政策、税务政策,也就是特朗普的政府可能会进行的一些新的政策。我对未来的前景并不是特别乐观,而这些发展中国家,他们其实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可能会受此影响更多,会有一些不利的情况。


宽松的财政政策加上紧缩的货币政策,在美国其实是在历史上比较有敌意的,大家不喜欢这些资本过度流入一些发展中国家。


在过去,美国的经济政策是宽松的财政政策和紧缩的货币政策,是1989年起里根政府第一届任期的情况,那时与拉丁美洲的债务危机是巧合的。过去几年,新兴经济体做了很多的努力,来增加他们财政的抵抗能力、降低他们的财务脆弱性。这个过程在2013年的夏天就已经开始了。一些新兴经济体,包括中国,包括一些海湾地区的出口国家,在2013年的时候是有一个每季度5亿美元的经常性账户的赤字。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对此的回应可能会来不断地降低其经常性账户的赤字,所以在2013年中期的经常性账户的赤字是每季度5亿美金,现在其实这个情况是不同了。它会迫使很多发展中国家降低他们的对于对外融资的需求,这样的话他们能更好的应对这些金融市场的外资,对外资的依赖。


我们的外部融资需求在现在是相对低的,我们的外部融资的可获得性在现在即使是在特朗普上台之前,即使是在特朗普经济对于这些像发展中国家的资本流向的负面影响之前,我们看到这样的资本流动其实已经是非常低了,是在历史时期最低的。


2016年,为什么中国的资本账户比较稳定,为什么它没有受到其他的这些新兴经济体所受到的同样的影响?原因是,很多中国制定一些政策,来阻止资金的流出。


这个时候,我们看到美国的货币政策又进一步收紧。美国的货币政策和美元对于中国的资本账户之间的联系,这种关系其实我们看到是更加的,2017年会更加有敌意。可能我们会有另外的一些压力产生额外的压力。问题的第一个部分就是这些财政政策货币政策将怎样影响对外直接投资,其实我是不持乐观态度的。在这个时候当美国的宏观经济政策可能它的特征是宽松的财政政策,紧缩的货币政策的时候,影响是非常负面的。


第二个问题,是关于贸易投资还有税务政策,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新政策。


这些政策关于这些税收、贸易、投资等等,会让美国变得更加强大。但这些政策将会加速去全球化的进程。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非常坏的消息。因为新兴经济体它是以投资为主体的,主要是关于机构的投资,而他们的这些资产等级在全球的资本市场中,如果说没有全球化的话,这就不会存在了。


20世纪的发展中国家情况来看,印度或者是拉丁美洲,两个发展很高的国家,在20世纪人均GDP是降低的。在整个世界当中都是这种情况,一直到全球化之后才改变了这种进程。有在全球化的情况之下,这些发展中国家才能够提高他们的GDP,所以这个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如果我们讲去全球化来说的话,对于发展中国家就是非常不利的。


对于这些全球化的项目来说,我们有一些证据,可以看到这一个阶段的全球化有可能即将要到尾声。在全球贸易额上面的降低是真实的,在2012年开始之后全球贸易额的增长其实比全球的GDP增长是要低的,我们也看到了在这几年里面贸易的增长在全球都低于全球的GDP,这从二战就开始了。我们可以看2012年、2013年的时候有保护主义的抬头,我们可以看到保护主义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我们觉得政策制定者他们变得更加有保护主义的概念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会变成一个恶性的循环。在这种背景之下,我们需要来考虑到贸易的冲突以及更大范围的公正公平,可能会让美国的这些公司从发展中国家撤回自己的工厂,在美国重建自己的工厂。


储蓄率较低的国家对于资本的流入是有结构性的,是受到结构性限制的,他们也是受到美国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影响,如果是这样的话,最好是让自己国家的储蓄率有所上升。如果美元货币紧缩的话,会影响到你们的话,需要制定更好的政策,你是更加开放的话,你的出口率占到GDP更大的话,你们在全球贸易增长下降这一趋势当中就会受到更大的影响,你们和美国可能会在制造交易方面是有贸易盈余的,像是中国、墨西哥还有泰国,和美国都有很大的贸易顺差。在过去的二十年间,如果得到了很多的海外投资的话,就会容易受到美国制造业回归的影响。


如果将变量都放在一起的话,能够想象出那些最不易受影响的国家是怎样的,以及对于特朗普政策影响之下最大的这些国家,就像这些开放的储蓄率较低的国家,像是巴西、土耳其、墨西哥、中国这样的,而印度、印尼、俄罗斯这样的国家是最不容易受特朗普经济影响的,政策制定者不是太支持经济的自由化,他们希望是能够提高自己的主权意识,来获得更多的国际市场的关注,这样的话资金能够流入,支持经济发展。但是与此相反,俄罗斯经济政策它是另外一种类型的,经济的国际化主义,这是一种策略要降低对于外部资本的依赖率。俄罗斯对外资的依赖性是很低的。资本的流动,其实在全球化的发展当中,也是受到了民粹主义的限制,重要的是我们要理解经济民粹主义的话,它是一种不同的概念,它其实。我们知道经济的自由主义是希望促进开支,我觉得我们在2017年会越来越想,在不同的国家之间,我想要提的第一点就是我们知道在一个去全球化的国家里面,民粹主义是会失败的。有一些政策想要避免外部的资本干预,这种的话应该会是最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