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媒体导读

【论坛五周年】William Lee :特朗普经济学和美国经济展望

发表于 2017-01-11    来源于:首席论坛


William Lee非常感谢。感谢您邀请我来到上海,这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告诉我们中国是全球密不可分的一部分,我们想要感谢我们所有的这些参与者来自国际社区的参与者,感谢你们的关注。我想跟大家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之前我们开始的部分就是要讲四个部分,那其实这是一个非常不同寻常的时期,世界经济发生很多的变化。这个季节也是一个黑天鹅的时期,这个时候我们由于这些变化产生了很多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社会经济的变化可能会对我们的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尤其是对中美之间的政策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首先我想问一下为什么不稳定性如此重要呢,比如说当然其实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影响我们生活的各个部分。接下来我会讨论的我们之前的主题演讲,我们现在越来越融入全球的经济,全球市场,那全球的市场变得更加重要,我对大家的警示,关于我们对听众的警示,不要去关注固定的市场,因为市场可能会有一些误导性。之前我们获得的一些教训就是财政市场首先他们的趋势就是他们可能会先去做之后再进行思考,之后我也会详细来讲一下这个部分。第四个我想讲的点就是结构性的变化,美国经济体结构的变化,可能它对导致未来更缓慢的增长。在过去的财富增长,可能相比较过去来说我们的增长会更加放缓,这是我的一个简单的介绍。这是一个介绍,为什么我们看到这个增长比较缓慢,可能有一部分也是技术的原因。


像我刚才讲的其实这是一个黑天鹅的季节,在这个黑天鹅的时期,我们的社会环境有很多的转变,最重要的一个转变我们看到的就是越来越增加的民粹主义,因为现在我们有很多的,有更多的孤立主义也有两极分化的情况。因为在全世界我们的观念也是更加分化的,在这个表面之下,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是对政府的信任降低,是对于社会的不安定也是关于一些政治上的不稳定。我希望我们可以来设计棒的经济政策,让我们减少这些不稳定,并且减少两极分化的情况,来形成一些全球经济的好的态势。


美国大选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呢,是这样的,是政府最后处于一党统治的情况了,我们之前的政府是三权分离的,而总统是关于执行的,是要遵循国会的法律,而美国的国会是一个两党来组成的共和党和民主党。在这里我们看到的这次的选举让总统和国会都是处于一个党派的控制,这样的话之前我们其实在美国之前的是由两党共同管理的。由于三权的分离总统是没有办法对所有的事情都有决定权的,他会受到国会的监管,受到立法和司法机构的监管。


从历史上来看,我们如果我们看一下17世纪、19世纪,可以看到有一党的统治的话,这在不同时期的情况,在图表上可以看到,在二战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的白色空间,这些就是并没有受到一党的统治,国会更多是两党分治的现状。在这些情况之下,我们并没有这种一党专治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更多的这种总统否决权的出现和使用。而国会的话,它是可以通过三分之二的多数票来否定总统的否决权,可以看到在右边这个部分我们有很多的政策的不确定,因为政府之间是两党的治理,所以两党之间会有很多的争执,而我们现在讲一下特朗普总统。在美国,虽然说你是一个政党之中的,但是你的投票方式并不一定会和其他的人一致。


特朗普总统他在这里就提出了以下的建议。第一个就是要将这些公司在海外获得的利润,当他们要汇回美国的时候要收取税收,这样的话我们觉得这种会非常快的来实现,有可能今年就会实现。第二点就是讲到了基础设施的开支,其实在美国的话并不像上海这样。在美国很多设施已经比较老旧,需要进行修复。但是不幸的是特朗普总统在这个基础设施的规划当中,他是希望私营领域自己来找到这些资金来进行基础设施的投资。在美国,唯一的就是那些基础设施的话就是建桥梁和建公路是能够获得利润的。我们知道即使是能够盈利的话,其实也是非常少的盈利,而且其中一半的项目并不能够挣钱。因此有很多的私营资金是投入到了基础设施的建设当中,另外其实我们知道另外还需要和各级政府、本地政府以及联邦政府的这些预算规划要一致。在2009年的时候我们知道其实只有三分之一的投资是真正实现了将资金放入进去了,由于当地一些政府的财政资金非常糟糕,所以没有实现自己的规划。在接下来十年里面,很多的这种投资它并不能够来促进GDP的增长,这样的话其实特朗普的这些政策可能无法满足市场以及人民的期望。另外一点税收的改革,在过去的五年里面,我们有一些计划,我们希望对于这些税收的系统进行改革,但是美国的这些税务系统是非常复杂的。


在美国这些税收的比例其实自从里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开始是非常复杂的,而现在我们希望能够将它简化,并且将其降低。但是我们需要考虑到的就是这种税收改革它到底在何种程度上面是暂时性的,还是说是能够持续下去的。目前来看有很多的不确定性,因为其实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很多的改革是在不断的变化当中。个人收入的改革我们不知道它能够持续多久,另外的一个部分就是公司的营业收入税的降低。我们要在这点上面也要考虑。这些投资是否有一个退出的机制,是否能够得到合理的利润,资本的成本由于低利率的话其实成本是非常低的,在美国投资是非常的慢。如果你是一个公司的执行总裁,那么你会告诉你的董事长我们会用这些免税得到的收入去购买一些设备吗?那么董事会的话会说,不批准,因为你会有两台机器在那里,没有办法完全运作,你必须要有足够的生产量需求才能来证明你应该去做这种投资。他们会去看这种产能的话是否能够充分的利用以及是否有必要去增加,而现在的话我们并没有看到今年明年有这种需求增长的现象。所以如果我们得到更多的免税的话,我们应该怎么做呢?你现在就会把它反馈到你的股东,你会有更多的分红,或者是对公司的股份进行更多的购买。所以我们觉得其实税收改革的话并不会促进更多的开支以及更多的投资,还是说会产生更多的分红。所以另外一部分不确定性就是由于税收改革的话到底会对美国的经济产生何种影响这也是不确定的。


另外还有一些贸易政策,在这点上面我们非常关心特朗普总统到底会对贸易政策做一些什么。他说了我会来宣称中国是一个货币操纵国,并且除非它能够满足我们的要求,否则的话我们会对其进行制裁。所以到底谁来制定这种标准,是美国的财政部,到底谁来决定你什么是货币操纵国。现在我们知道其实中国并算不上这种货币的操纵国,根据一定的标准来看。而在特朗普上台之后的话,他会改变这种规则,那么首先他就说在这种新的规则之下,中国是一个货币操纵国。那特朗普他想要做的就是他承诺来增加国内的就业和国内的收入,作为一个首席经济学家,我们在国际的贸易当中学到了什么。当我们开放经济进行贸易的时候,小国、大国到底谁从贸易当中获得更多,其实小国获得的利益更多,而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为什么特朗普竞选总统,其实他是觉得在美国每一个贸易政策当中的话,他认为美国处于不利的地位。那特朗普总统的话他就想要来取消或者改变这些多边的贸易规则。我觉得特朗普想要做的就是要来建一些双边的贸易机制,来提高美国国内就业和国内收入,和中国进行磋商,那么它会要求什么。因为他会声称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国,如果你满足我的要求,那么我就不会对你进行制裁。那么他到底会提出什么要求呢,他可能会要求对知识产权进行保护,要对于中国国内增长的市场获得更多的准入,他会要求有更多的出口的保护。其实他会进行很多的磋商,他想要获得的很多益处已经达成了,那么他会给中国提供什么呢?他会说我建议中国已经成本变得非常高了,中国已经是高技术高价值的制造业了,我们不要用来销售这些低价值的产品,你可以销售更多的高价值产品,你给美国公司更多的市场准入,美国也会给你更多的市场准入。特朗普会提供这种所谓的双赢方式。他会提出很多的谈判的棋子,所有的方式都是希望能够将中国带来到重新的磋商当中。其实北美的自由贸易协议在美国、加拿大、墨西哥之间进行磋商的时候,墨西哥其实在我们的供应链当中占的比重并不大,我们自从那时候开始墨西哥成为了一个供应链当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日益重要的一个部分,我们将产品在墨西哥生产,然后墨西哥再进口到美国,这意味着什么呢?这种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话,我们需要进行重新的磋商,这样的话贸易的政策,贸易的协定的话能够随着经济的不同情况来演变。我觉得这些其实是特朗普的策略内容。这种所谓的双赢我们一定要谨慎,我们要了解特朗普的目的,他的目的就是要来提高美国国内的收入和国内的就业。但是这种双赢是否会带来全球的就业增长和就业收入呢,那就是一个问题了。所以这是关于特朗普的策略方面的一些内容。


我们来看一看这对美国的经济产生怎样的影响,我还有一些同事,我们从这些新的宏观经济形势当中能够学到什么,因为在未来的这些开支能够使得利率上升,那么这会对我们产生怎样的影响呢,就会对今年的增长来造成延缓,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深蓝色,可以看到根据现有的法律情况之下,美国的预算平衡情况,联邦预算平衡可以看到这是去年,可以看到这个财政赤字的情况。大部分是强制支出,比如说社会安全、医疗方面,赤字会进一步增加。那在特朗普的政策中,我们看到通过增加花费和税收改革消费产生很大的问题,它必须要来说服国会通过这样的立法。我们认为在2018年之前都不会实现。同时在右手边我们把它叫做财政冲利,我们看到积极的财政冲利在右边的图表中,有一点点负面的财政冲利,是因为这样的情况。在未来看到1%GDP2018年,还有0.5%GDP的冲利在2018年之后。在这里我想提醒我所有的同事,除了财政的成熟效应我们还需要来看的是,其实税收就是一个成熟效应。


这些只是我分享的数据,这是一些国会预算的数据。如果来看一下我的预测,在2017年由于很高的利率和美元的强势地位,会有1.5%的增长,在2017年会有1.8%的增长,那在未来有很多下行的压力,为美国的经济。当我们的支出确定了之后,我们必须要看一下它财务的成熟效应,可能会在2018年带来一个很大的GDP的增长。在2018年增加到2.5%,在未来的几年渐渐减弱到2%左右,现在我们看一下通货膨胀,现在大家都非常执迷通货膨胀,因为说所有的政府支出都会增加通货膨胀,其实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通货膨胀在2019年或者是2020年会超过2%,可能会有更多的通货膨胀,但是目前几年是不发生,如果大家看一下市场的情况,从长期的利率来看五到十年之内我们可以看到利率的增长在十年的情况内,这个情况是正确的,我相信在未来利率会有一定的增长。


下面我们来看一下不确定性,为什么不确定性如此重要呢?因为现在的情况我们有很多的更加薄弱的全球经济,因为全球经济它之前增长是7%,但现在贸易额是继续降低,只有2%GDP的增长了。我们可以来用很多不同的变量来去测量这些不确定性,首先其实金融市场它是非常波动性的,它也是在固定收入市场中,也是非常的波动性的。我们有很多的一些数据可以帮大家分析这些政策的不确定性的影响,这是这里给大家分享的数据。在美国的前十大报纸中都报道了经济政治的不确定性有很多的报道,为什么这一点如此重要,是因为他们这些报纸都是非常重要的角色的是一个编辑,他们编辑的角色是他们需要来理解这些他们的报纸的受众的一些思维模式,比如说这些公司的CEO或者是一些消费者等等。所以说这是成为了一个非常好的不确定性就是变成一个大的新闻披露内容。当我们来看一下这个情况的时候,它是非常重要的。它接下来会产生的情况就是假设不确定性在2010年、2012年相比的时候,根据那个时候的财政政策来看,其实在因为不确定性我们的GDP对于,政策不确定性对于GDP的影响可能会在2017年之后有非常大的增加,之前我也跟大家提醒过不要去过度信任市场。因为首先第一个是大家的同事可能会讲过市场是非常高效的,它会收取所有的信息进行这些信息的分析,其实它们在过去比如说过去历史中汇报了五次经济衰退的情况,但是目前我们只有其中三次经济倒退的情况是不正确的,所以说大家在这方面一定要非常的小心,关于市场的情况,因为市场总是先采取措施,后进行思考的,所以可能有时候有些预测是不准确的。


接下来看一下之前股票市场的波动的反映,也是有的时候会给我们一些误导性,另外有的时候如果我们想要,比如说我们用这样的模型,就是图上的概率单位模型来进行,它会用利率曲线来分析股票市场的情况以及美国经济的情况。我们可能会看这个数据,比如说2%3%4%,但是其实这个具体的数据并不能说明什么。有的时候人们去看市场的情况来告诉我说,市场告诉我们经济正在放缓。


 现在我想总结一下,讲一下我们的结构性的情况。关于投资,投资的增长是非常缓慢的,我们来看一下二战之后的情况,它的数字是5%以下,那根据现在的这些数据来看,其实我们的大部分的投资都是源于财政金融危机之后的回弹造成的上升。我们看到这样的数据有石油矿产产业方面的投资是比较高的,在过去五年中,我们的投资增长是非常缓慢的。可能大家会说我的证据是不足的,但是其实我们可以来看到通过这些统计,经济的下行主要是根据数据的分析是由于投资的减少来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我们看到在未来可能大家对于技术是不管是悲观还是乐观,我们一定会坚信的是技术会对未来经济发展产生很大的推动作用。


那么消费呢?消费的情况又是如何呢?在这里我最后讲一下,由于我的同事的情况,我讲的都非常技术,其实我们的情况它可能会来消费我们的一些财富,其实在支付方面,现在我们看到这个支付的复苏是在2007年之后非常缓慢的一年,在这里我们看到这是一个我们的边际倾向是关于消费的边际倾向,就是我们的收入和财富变化的比例,在这里我们看到从来自收入的消费和来自股票财富消费的数据,所以我们卡到在2000年的情况是这样的,2000年我们有边际迹象是开始降低的,是因为有三个原因。第一就是我们的财富的边际迹象更小。第二是由于我们的一些变化就是在2008年之前人们的财富是比较高的,他们不会说在手头持有美元一年,他们会延长到两三年以上,另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低的利率。其实并不是说利率有多大影响,但是如果说在利率很好的情况下,会对大家的消费造成很大的影响。可能在这样的一个模型中,有的人会这样想,就是我这样工作我会来积累这些财富,来准备退休。那如果说利率降低会产生什么样的情况呢?如果利率降低的话我的财富就不够了,我可能需要更多的财富,所以这样的话就进一步增加了倾向就是降低了消费的倾向了。收入的情况又是如何呢?我们看到了2009年我们的消费是非常高的,2009年之后下降了,为什么呢?因为大部分的这些企业比如说酒店业、零售业等等他们的工资收入、工资支出是非常低的,而这些很多的情况都是一些低收入的行业,这方面它的工作在另一方面工作性质也发生了变化。现在在新的政策上我们会有比如说情况可能之前我们是在酒店业零售业工作,现在我们可能更多的人倾向于去互联网产业工作,因为这些行业他们的工资会更多,这些工资的变化对于储蓄率有什么样的影响呢?我们看到其实之前看到的储蓄率从5%增加到5.5%。因为在未来受工作工资收入的影响,人们对于储蓄的观念也会发生一些变化。这些给我们带来的讯息就是我们之前熟悉讲过的黑天鹅的情况还有特朗普上台之后给我们美国和世界经济带来的一些不确定性,特朗普的政策可能并不会像我们期望的那样有一些更好的刺激性的作用,在市场可能也不是非常值得信任的,而结构变化,美国经济的结构变化可能会比过去的变化更加缓慢。这就是我演讲的全部内容了,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