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媒体导读

【论坛五周年】Marcus Noland:中美经济关系走向

发表于 2017-01-11    来源于:首席论坛

Marcus Noland非常感谢,非常荣幸今天早上能够来这里,其实要理解特朗普的政策以及他未来的动向是有一些挑战的。我们知道有很多的这些不确定性的存在,当特朗普总统上台之后,他会采取怎样的这些举措,有一些政策他甚至是有一些冲突的,其实我们知道总统在贸易政策方面是有很多的权威,行政的权威。因此其中的一些总统的提议他会需要国会来进行最终的确定,因此我们会在这方面看到一些不确定性,来看他最终会成为怎样的样子。


这就是特朗普总统,在竞选当中特朗普总统是强调了三点,在贸易政策上面有三个重点,首先是贸易平衡方面的问题,也就是双面贸易的平衡,在这种方面我们知道主要在美国是5000亿的贸易赤字,其中一半是中美之间的贸易赤字,而特朗普和他的这些顾问,可以看到有六个国家是对于这次赤字是主要的来源,中国、墨西哥、日本、德国、加拿大、韩国等等。而对于特朗普和他的这些顾问来说,我们知道他是在竞选当中特朗普是承诺当他首次上台之后,就会来宣称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国,并且他其实也提到了在纽约时代采访他的时候,他提到了要增收25%的数字,同时他对墨西哥也提到了35%的税收的征收情况。在这些贸易的协定方面,他是反对跨太平洋贸易合作伙伴关系的,同时他认为这些北美的自由贸易协议也是非常糟糕的,他认为韩国、美国的自由贸易协议对就业也产生了很大抑制,并且他认为WTO的政策规则如果和他的政策向左的话,他就会让美国退出WTO。他同时也要和中国来进行重新的磋商来建立新的双边关系。


我们知道贸易的之间的律师达成了共识,也就是现有的法律使得总统是有能力来采取这些政策的,而无需国会的监管。我其实就是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一项研究的领导作者,我们要对于美国的总统的竞选来进行研究。我们知道这种结果是灾难性的,在美国有很多的就业岗位都消失了,可以看到在这种情况之下,国内的投资也是受到了抑制,同时我们可以看到像是零售还有雇佣机构等等的话,都遭到了很大的影响。可以看到这种劳动力市场最容易受影响,会产生最大的影响。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将会损失5%的就业率,在美国我们也能够看到洛杉矶县受到了失业率最大的影响。


在总统的竞选过程当中,我们看到了有很多的不确定性,特朗普总统在竞选的过程当中,可以看到作为候选人他说了很多的不打草稿的话,而且他现在仍然是反对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以及北美自由贸易协定,他声称中国是一个货币的操纵国。他甚至提出要对中国增收45%的关税,他也是反对这些美国的公司将公司开到海外,将就业带到海外。我们知道国会也是起到了一个作用的,还有公司的税收也是会受到新的影响。我们知道有一些WTO的规则,其中是涉及到了消费者的税收,有很多的这些进口产品像是这些汽车行业、电子行业等等这些都是零售行业都会受到冲击,在旅游业、教育以及其他的服务出口也会受到影响。其实有75个行业贸易组织已经提出了反对的意见,而作为一个替代方案,特朗普的团队他们正在探讨要进行一个5%的统一的关税调整。我们知道其实在最近的这些行动当中,我们知道特朗普也是在对墨西哥进行控制,因为墨西哥对中国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合作方。


他其实也做了一系列的发言,而其中很多都是相互冲突的。但是我觉得其实对于他的话不要做过度的诠释,这些言论也反映了他的想法,他有一些助手也是在协助他进行政策的制定,关于中国的汇率问题,根据目前的美国的法律来说,就像Lee教授在前一个演讲当中指出其实中国并不是一个货币的操纵国,而如果根据四年前的法律来说,中国是货币的操纵国,如果中国根据201512月份通过的法律被认定为货币的操纵国来说的话,就会对中国的出口产生一些影响。


特朗普说美国的财政部是制定法律的,但是这并不是实际的情况,财政部是执行法律的,根据目前美国的法律来说,中国不是一个货币操纵国。国会是有立法权的,那中国加入WTO之后就是进入到这样一个体系当中,我们理解中国会成为一个市场型的经济体,其实在反倾销方面中国需要,有的时候受到了美国的指责,如果中国是一个市场为导向的经济体的话,我们知道美国会对此采取一些行动,同时在美国以及其他的地方会有一些忧虑,关于中国的改革的进程较慢,或者说甚至是有一些延误,大家是有一些担忧的。那么还有整个的WTO的系统其实对于中国是能够从中受益很多的,我们如何来中国需要有更多的市场准入,以及美国需要更多的中国市场的准入,如何在其中达到一个平衡。


如果确实是如我所讲的这般,大家也可以自己来看一下,我们要看一下中国有一些美国大豆的进口等等,或者说中国的国有企业停止购买美国提供的服务,那实际上有三个例子是比较有意思的。举个例子,在飞机这个例子上面的话,其实航空制造的话主要是在美国,像是西雅图、华盛顿等等各地,这个会对美国的像是西雅图、纽约、洛杉矶等等地方产生影响。而大豆的例子是有意思的,我们知道影响到的那些区域从密西西比你可以看到这是绿色的区域将受到影响,如果你在西雅图、纽约、洛杉矶失去工作的话,你是失去这些城市当中的工作,但是如果你是在密西西比这些地方失去工作的话,这就是我指的这些地方,可以看到这些区域也受到影响,因为再就业是非常困难的。那么密西西比它是由于直接或者间接的原因失去了25%的工人。


那最终这种威胁就是特朗普的这些贸易政策的话它会和特朗普的宏观经济政策混合之后产生怎样的影响,尤其会对金融、能源行业的话产生影响。我们知道共和党现在也是在处理这些问题,其实我们对于这些影响的分析我们会说特朗普的这些政策是帮助了共和党。如果你来看一看共和党它是说在2017年到2018年的时候会有额外的1%1.5%GDP的财政激励,我们不需要对这些细节进行担心,但是我们知道重点也就是说财政刺激会产生一些短期的迅速增长,政策预算赤字带来利益的上升以及升值的美元。通过很多美国的这些跨国公司带来的影响,我认为奥巴马总统为特朗普总统留下了一个非常好的经济形势,我们的经济可能会受到多大的财政政策的刺激,我们还会进一步观察。经济增长是我们看到在这些我们刚才讲的行业中是受到很大影响,我们会有很多的美联储的一些政策在未来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接下来我们看到的美国现在的一些赤字会受到特朗普政策的影响,另外我们的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可能会进一步的来增加我们的这些汇率或者是贸易的赤字。其实相比之前的里根政府,我们不断增长的贸易赤字,导致里根政府进行了一些贸易保护,事实上这些贸易保护是比胡佛政府之后所有的政府更多更强的贸易保护。大家都记得其实里根他是一个理想主义的自由贸易者,他至少是不愿意去来进行保护主义的。现在我们有这样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在里根政府中的这些贸易保护,其他的形式是自愿的出口限制。而事实上特朗普的团队指出在第一届里根政府实行的政策是倾向于日本的,他们声称里根政府其实很少去进行保护主义的。其实我们需要说的是美国和中国的关系在今天是非常不同的,与之前的1980年期的美国和日本的关系是非常不同的。美国是日本的政治和军事的保护者,在当时二战的环境下,而最后日本会遵循美国的需求,当然了它可能会抱怨,而今天中国可能不会,是这样的。所以当我们做出计划,做出预测的时候,我们去假设我们的处于逆境的形势当然是存在的,其实特朗普之前也说过我们的贸易保护是1980年之后最强的。他的贸易团队其实现在还没有就他的言论做出肯定,现在我们的特朗普其实是建立一些基本的框架,这些可能会在美国政府内部产生一些争议。


所以现在总结一下,其实美国和中国是互相受益的紧密的经济联系,有很强的伙伴关系。其实真正的这些威胁并不是存在于首先特朗普上台的前一百天,而是之后的一两年随着财政刺激政策不断产生,而我们的贸易赤字进一步扩大之后,会看到更多的影响。我们看到我们可能会来影响中国的市场准入的需求,我们可能会对中国的市场准入的需求有更加积极的一些反映,这些可能会对于中国的一些改革有很大的影响,这就是我演讲的全部内容,关于我的PPT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来找会务组进行下载或者是联系我。